好看的群穿小说推荐-挺爽小说 - 蓝天影院

好看的群穿小说推荐-挺爽小说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996更新:2021-11-24

我感觉到全身疲惫,李慕的脸在我眼前分成两个晃了晃,却仍是努力地竖起耳朵听他在说些什麽,隐约听到师父、病死这两个关键词。

师父死时安详的脸突然飞快在我脑中闪过。

「其实,师父是我杀死的。」李慕俊秀的脸上垄罩着阴狠说道,勾了勾好看的唇,有些嗜血的续说,「连师父也没察觉到,他其实不是病,是我下的慢性毒,如玉你说,师父怎麽这麽蠢呢?明明自己是神医,却医不了自己,哈哈哈。」

原本越跳越慢的心跳忽然在这一刻苏醒,剧烈的鼓动着宛如要迸出胸口狠狠呕出一口血,我瞪大着眼,呼吸急促,想说什麽却刚一张开口就〝哇〞的吐出一口红血,鲜血沿着我的嘴角缓缓而下,在雪地里开出一朵艳红的妖花,像是氧气不够般面目潮红,连带眼白也布起满满残红血丝,心脏上的痛蔓延全身,痛进肉里,痛进血里,痛进骨髓里。

师父……师父……你……你……救了李慕你後悔了吗?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脑袋已经不能再思考,却听见李慕还是不肯放过我又接着道,「师父整天就只会说人人平等,哼!人人平等!如果人人平等为什麽我要被这麽对待!师父说的话根本都是狗屁!不过本来没要师父死的,谁让我被他知道谋反的计画,真是可怜,只好送他一程了。」李慕扭曲着脸,痛快地笑道,他蹲下身用手轻划了一下我满是血的脸,怜惜道,「如玉,我实在不想杀你的,可惜你却不肯帮我的忙……」

不……其实师父知道的……李慕不知道……师父的病跟着他许久了……也许师父早知道李慕要杀他……所以放任不管了……

师父……的末日。

我思维断断续续着,想起师父那一头艳红的头发,师父,这就是你的决定吧!所以才在最後那麽安详的离开……

「不过就这麽杀了你,我以後要玩什麽?李昀那个蠢蛋死是早晚的事,少了你与我斗智真是无趣阿……还是要留着下次再杀呢……?」

呵呵……李慕,为了报答你每次都给我惊喜……我也回敬一个吧……

在全身的血液要流尽,意识要消失前,我努力地扬起嘴角,一字一句说的艰难,「李慕……下次见面……我也……给……你……惊喜吧……」说完,眼前一黑,意识坠入深渊。

李昀,如果我先到了奈何桥你会认出我吗?

李昀,我们下一世再见面吧?

李昀,下一次换我先爱上你。

李昀……你……在哪里?

李昀!

坐在主帐里正在与部下讨论军情的李昀突然左胸口一阵猛烈心悸,心头莫名的感到一阵恐慌,他强压下这股不明所以的惊悸,面色如常的持续说道,「所以势必要从这里绕到阴沟处……」

「报!玉面公子一行遇雪崩!」那小兵惊慌地冲入主帐,连礼仪也来不急顾,一不慎脚踢到石子,连滚带爬滚入主帐中,灰头土脸狼狈不已扑倒跪趴在李昀面前。

李昀脸色丕变,惨白一片,他豁然站起身,背颈瞬间僵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的大大的虎目,大声嘶吼道,「你说什麽?」

那小兵不顾脸上的灰尘,泪水从眼角边留下,「玉面公子遇雪崩,目前生死未卜。」

李昀脸色苍白脚步踉跄,胸口传来椎心的巨痛,他忽然听不见外面的声音,眼前晃过少女离去时的怒容。

他错了……他该让着她一点的……是他的错……

「王爷!王爷!」王二也是一惊,却见李昀面如死灰的脸连忙唤声,扶助他摇晃的身体。

玉面公子是什麽人!可是百姓眼中的活菩萨!老天是不可能这麽快收了他的!更何况他还前来帮助我们大唐打战!

他急忙握住李昀颤抖的双肩,嘴里安慰道,「王爷!玉面公子是好人,老天不会舍得的!」

李昀全身一抖,瞬间清醒过来,他握紧拳头,手腕处爆出清晰可见的青筋,尽管心里慌的如热锅上的蚂蚁,面上却平静的道,「传令,带两百人跟本王去寻玉面公子!」

「得令!」王二飞快的跑出主帐。

如玉,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我很快就来了!

他率领了两百人前往雪崩地点,眼前落雪纷飞,狼藉一片,大大小小的坑洞显示这里曾经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白雪上溅上斑斑红血,宛如一朵妖艳的花朵,正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袭来,嘲笑着他们。

李昀脑中的理智倏地随着这片覆盖上斑驳红花的白雪给扯碎让他已经无法拥有思考的能力,他像是疯了一样扑过去徒手开始挖掘雪地,没有言语只剩剧烈的喘息声,「呼……呼……」

你在哪里?如玉!

其他人见李昀的着急举动也跟着开始挖地,期盼能找到还生还的兄弟。

当一具一具身上带雪早已冰凉的屍体被挖出来时,众人的心一点一滴跟着往下沉,坠入幽深谷底。

「不会的!不会的!」李昀颤抖着手怒吼,疯狂的挖掘雪地,双手十指磨得见骨上艳红鲜血上的血肉残破不堪,染上了皑皑白雪。

「王爷!」王二不忍心的走向前,「公子……怕是……」他声音哽咽。

「不会的!」李昀转过头嘶吼,双目赤红脸色惨白,拼命的挖掘雪地。

不会的!如玉!你离去时的怒容这麽鲜明,你灿亮的笑容在我心中印得这麽深刻,我绝不相信你甘愿在这里……

在这里……松开我的手!

李昀手指染上残红,冰雪冻得他双手发紫,他却不停地挖,不停地挖,恨不得将整个人遁进冰雪里翻出那个已经刻在自己心尖上的人。

你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说好的!一起活着回大唐!

你怎麽舍得放开我的手!

时间不停的流淌着,每一刻都让李昀备感煎熬,有如一把钝刀在胸口不停刺出刺入,不停刺出刺入。

「是公子!」不知道是谁惊喜得大叫一声。

李昀回过神冲向前,见少女冻得毫无血色的脸在雪中露出,他僵直着手小心翼翼将少女从雪地中挖出来,姜清水覆盖在她身上早已凉透的身体毫无重量的滑了下来,姜清水嘴角边的血渍早已乾涸,告诉着众人雪崩时他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了所有落雪保护身下的人。

「姜校尉……」所有人撇过头,眸中含泪。

李昀抱紧少女的身体,少女鼻尖轻浅的余热让他欣喜若狂,彷佛弃了他的全世界又重新回到他的怀抱中,如此珍贵。

他拦腰抱起少女,用宽大的披风遮住少女冰凉的身体,回过头目光望着这片白中带红的雪地满眼苍凉,「我们带兄弟们回家吧。」

┼┼┼┼┼

在那百花绽放中一座吊桥连绵不见尽头,天色灰暗,百花却异常盛开弥漫着清香的花香,雾蒙蒙中有一人只身一人站在桥头前,身材挺拔修长,一袭月牙衫衬得高洁淡雅。

我一步一步走得小心翼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心头传来剧烈的心跳声。

「爹爹。」蓦然,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带着甜甜的撒娇。

「玉儿。」那人暖暖一笑。

我倏地迈不开脚步,就像脚底生了根一样紧牢扎根在地上,思绪如潮水拍打着我。

浓雾散去,那人蹲身在小女孩身前,笑得和蔼灿烂轻轻敲了小女孩的鼻头,「又和谁打架了?」

「都是二姊!最讨厌了!奶奶也最讨厌了!」小女孩脸上鼻青脸肿,却不服输得将头扬得高高的。

「擦过药膏了没有?走,爹爹带你去擦药。」那人牵起小女孩的小小软软的手,站起身就要走上吊桥。

我一急,伸出手愈抓住他们,奈何脚怎麽都抬不起,带着哽咽喊道,「等等我!爹!等等我!」

正要走上吊桥的一大一小同时回过头,一阵大雾忽起,模糊了他们的身影。

「爹!等等我!别丢下我一个人!」

小女孩的身影穿过重重浓雾走到我面前,小小的瓜子脸配上平淡无奇的五官是我最熟悉的脸庞,她稚气的歪歪头,「姊姊,你迷路了吗?」

「我没有迷路!你快去把爹爹给叫回来!」我着急地指着那已经踏上吊桥的挺拔身影。

「你迷路了,该回去了。不然所有爱你的人都会担心的。」小女孩微微一笑。

「我没有迷……」我止住未说出口的话,征征的愣在原地,望着那停在吊桥前的身影久久不能移开目光。

「玉儿。」

「如玉。」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