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开荤仪式_开荤粗肉 - 蓝天影院

婴儿开荤仪式_开荤粗肉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566更新:2021-11-24

「方胤华!你要跑去哪?」

不愧是平常有锻炼,有如此强的爆发力,短跑距离根本追不上,欧品管只能落在後方喊话。

方胤华猝然停下,朝着天空大吼:「去不了!哪里也去不了!」

「就留下,别想这麽多。」

夏季晚风微凉,良久无人说话,也无人追来。

好多好多个夜晚都像今夜一般行走在外头能令人身心舒畅放宽心胸,他们租赁的房子有小阳台,每当谁心情不好或想放空放松踏上小阳台眺望远景,在那里听见的声音跟空旷的室外一样,使人宁静。

方胤华颓丧地蹲在地上,低头看不出神情,欧品管走近轻拍一下他的头,揉乱一头细发。

「我是不知道也无法理解喜欢同性的想法,今天换做是我知道别人喜欢阿海,绝对是施以一顿毒打或者其他方式让他死心,所以你在担心什麽呢?不被信任的感觉不好。」欧品管的想法很一般,非同性恋者或许能因为三言两语接受你是同性恋的事实,却不能接受自己被同性所喜欢、所追求,视为洪水猛兽避而远之,更惨的是谣言漫天与畸形、变态、有病画上等号,从此无翻身之地。

乖乖学弟是他们手中的宝贝,翻遍身周是再也找不着第二个贴心、沉默、坚决付出的人了,先不论他是男是女,能安定人心的存在很少很少,他们十分有幸能够结识这位学弟,并关系亲密。察觉方胤华喜欢同性对像是身边的人时,说不尴尬没疙瘩都是假话,甚至怀疑过方胤华所有的举动跟曾经,差点全盘打翻对这个人的信任与存在,幸好还能在冷静过後捉着平常生活的细微点观察。

无论是信任一个人或者被一个人信任都困难重重,方牧的粗神经跟三人相比是一种互补的冲动,直线条走到底都能了,为什麽心思拐弯抹角习惯多想的人办不到呢?

欧品管才真正放下心中的怀疑,正视眼前的学弟,是一个同性恋更是一个喜欢他好友死党的人。

「对不起,我很害怕。」他还是缩着身子蹲在地上,抬起头正视欧品管,眼眶有点微红。

人无法看见自己的表情,心情思想会呈现在脸部,当下混乱的情况一定无法掩饰,眼角、嘴角,到喉咙颤抖吐出的破碎声音时,他真的以为自己即将被嫌恶,想继续栖身在爱慕的人身边却可能不行了那种感觉,既痛苦又难过得快要死掉。

「我也曾经害怕过,质疑我所看见的乖乖学弟是虚假构筑成,受伤的就不止你我还有一直信任你的阿牧跟阿海。」欧品管弯腰在方胤华身边蹲下,热得有些出汗。「还好,你始终如一,不管是对阿海还是我和阿牧。」

方胤华不能理解的看着欧品管。

「好奇什麽时候?」欧品管轻笑两声。「生病使人脆弱,胤华,那次我跟阿牧看得很清楚,加上阿海参与的活动你必到,没有的则经过再三考虑。其实你掩饰的很好,我猜你妹妹应该也没发现,要不是跟我们同住能够观察到点滴变化,或许还不会这麽肯定。」

似乎在组织言语的方胤华仍然一句话也没说,就是盯着欧品管。

「话说回来,阿牧想通的比我还快哦。你不知道吧,阿牧的二哥也是……嗯,同性恋。」话讲至此对於这三个字还有些不习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所以阿牧的反应你就别担心了,家中有例子加之阿牧的个性,除了心直口快的缺点外真的不必担心。」

「对不起,添麻烦了。」

「不需要道歉,收起来。」看看那张颓丧快要哭出来的脸,欧品管心思有些歪,尴尬的咳了两声。「你已经比任何人都好了,道歉我们不需要,就做自己想做的事吧。至於你对阿海的感觉──」

恶意的停顿让方胤华心被悬吊得高高的,紧张的直盯着欧品管的眼睛。

真是清澈有神的大眼,不知道阿海被这双眼睛盯着看的时候有没有觉得怦然心动,但被全心全意的放进心底是一件幸福至极的事吧?

「先说好,要是你的行为不妥当──当然这个机率太低,或者阿海发现自动疏远你,我就会帮他。」真不知道是该发现好还是不发现好。

「谢谢,真的谢谢你们。」方胤华的声音有一丝哽咽。

###

卷土而来的墨香味再次充盈整间客厅。

墙壁上用黏土贴了八张从点到完整的永字宣纸,出自方胤华漂亮的笔迹,被书法追杀二人组正一人占据一张小茶几,勤学苦读中。

「学弟绝对可以成为严师,这种教学方式比起国中老师拿着教鞭站在背後还可怕。」

方牧与欧品管交头接耳,抬头墙上是具有暴力效果又带着书香文艺气质的书法,背後是坐在电视机前面专心看书又一边剥着四季豆的方胤华。

拿着刀比拿着任何教鞭、棍子、柳枝还来得有压力恐怖,虽然知道学弟不管如何都不会拿刀逼迫他们认真,但刀在人的手中而对教他们感到有些许愤怒的情况下,还是造成了实质压力。

「我们是脑子进水还是撞到,培养气质的方法绝对不只写书法啊!」欧品管爆气愤怒了,重新写过好几次总有地方失败惨遭乖乖学弟退件,老师都没这麽严格。

刷刷刷地,又一个歪七扭八的永字诞生。

「唉。学长们写好没?快想午餐,我想不到。」整盘的四季豆掐头去尾抽纤维,全数处理完毕,肉丝腌制放在厨房里等待,还有高丽菜、胡萝卜丝、马铃薯泥、鸡蛋丝,都处理好就是不知道怎麽调理。

「不等阿海回来?」

自那晚又过了两天,这是期中考前最後的缓冲周末,当夜跟随欧品管回来後没有人追问,阿牧只给了方胤华一个拥抱,江晋海则是从头到尾不知详情,最後被方牧的问句跟跑出去和追出去的两人弄得更加糊涂半点头绪也理不清,拍拍方胤华的头说句没事就好,危机暂时解除。

平衡很微妙,一打破就再也回不去,故作无事三人组再怎麽装都有些违和,不自觉会做出过度联想、偶尔反应过度,两天的时间也只是稍稍平息点。

还好,江晋海十足十是个感情接收的白痴,话不讲明白很多感情都是雾里看花後而转弯理解成另一种情感,令人沮丧,至少对於那些向他告白的人除外。

理所当然地,江晋海也将乖乖学弟的乖巧分类在友情及学长弟之间的美好情谊。这样的认知替方胤华的行为盖上了一层纱,更加能够模糊心意不被发现。

「晋海学长已经打电话说要在外面吃了。」方胤华阖上课本,本周过得好漫长啊。

「那麽乖乖学弟,我有话想说。来。」方牧伸出一只手递过一张纸,上头有电话号码。「这是我二哥的电话,要是有什麽不明白的我想你们可以……交流一下?」

果然是个白痴。

欧品管忍不住想扶额呐喊。哪壶不开提哪壶,看不出来乖乖学弟正在努力装没事吗?

「……不要。」话题开错的下场就是没饭可吃,因为全部煮失败了,不是太咸就是没味道,享受过先前美食的至高待遇後回到地狱会让人食不下咽。

天大地大皇帝大,谁掌勺谁最大。

本宿理论,导致两人以後找对象都秉持着决不得罪厨师的原则,绝对善待。

「我回来了。」平淡的幸福剧本里总有这句话伴随着被推开的家门。

江晋海低沉令人心安的声音回绕在客厅里,飘进躺在沙发上打瞌睡的方胤华耳朵,悠悠转醒。

「你回来了。」复读机功能启动,方胤华睡意朦胧抱着抱枕还靠在扶手边,淡淡的笑容映着下午透进的阳光写满慵懒。

「吃点心?」江晋海一手抱着书籍,另一手举起一盒被装点精致的小纸盒。

「是女生送的小点心吗?」方胤华轻声细问。

「护理系送的。拒绝还是被硬塞了。」语气间充满无奈,江晋海非常希望自己的桃花运别这麽旺,成堆的情书拿到手已经不知该如何处理跟回覆,千篇一律的回答早已无法抵挡追求者,男生也可以用苍蝇来形容女孩们吗?

不听不看不问,三不政策再度失败,方胤华学起鸵鸟把脸埋进抱枕,又忍不住单眼偷瞄学长手上的点心包装,暗暗羡慕。

「乖乖学弟你这样看我不用说的我也不知道你是要吃还是不要吃啊。」半无奈半宠溺的语气,江晋海其实蛮喜欢这样的撒娇模式,该多撒娇点。

「我不要。接近晚餐时间,学长不打算吃晚餐了吗?」嘟囔的语气更像撒娇了,事实上却是吃味嫉妒,不过他可以做很多的食物给学长吃,比那些单纯示爱的女孩们更近水楼台。

倒水的身影停顿一下,「午餐吃得晚都忘记时间了。乖乖学弟不打算敷衍我们一下简单就好吗?我们没有你的成绩重要喔。」

「没关系,书都已经看完了,而且今天教欧学长跟方学长书法好累,帮忙煮晚餐可以让我放空啊。」方胤华甜甜一笑,终於从沙发椅里爬起坐正,抱枕还在怀里放在腿上顶着下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