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站着拉臭臭:张嘴接屎 - 蓝天影院

女生站着拉臭臭:张嘴接屎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927更新:2021-11-24

31拯救喷火龙!下

在四人为救喷火龙忙碌时,童话世界里迅速划分为若干阵营,被龙穴财宝山闪瞎的财迷们埋头研究,被公主王子国王们感动的支持者们摇旗助威,部分狂热粉丝则激动于两位国王湿透衬衫下精壮的身形,阴谋论者强烈反对随便乱放恶龙出洞。

以上指的是普通人群,巫族里第二、三种更多,巫族固然有财迷却不指望那些财宝,阴谋论者嘛是有,理由可没有普通人那么“低级”——这世界里到处乱飞的龙多了去了,不差这一只,再者这只怎么看都挺呆的。

再者那龙不是跟小公主小王子做朋友了么,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龙洞这边,行动方案大体是这样:龙喝下魔药水缩小至能放进口袋,因为魔药水有时效,国王和孩子们必须用接力跑的形式,将龙以最快速度送出洞。

第一、二棒自然是两位国王,他们跑的距离非常远,小公主、小王子第三、四棒,给他们安排的距离很短,能保证他们又快又稳地送龙。

于是四人勤奋练跑步练交接,路易显然十分不满这种事情居然不靠它,吭哧吭哧直喷气,而雪风似乎明白马在蜿蜒狭窄的洞穴里奔跑,优势的确不如人,依旧安静地嚼它的草。

既然魔药水有时效,只得选手塚迹部国王最初走的那条最短路线,俩人边沿路安魔火路标,边得把迹部国王早先刻的那些“秀恩爱”路标给搞掉,麻烦得手塚国王瞪了心虚的迹部国王好几次。这项活动观月肯定没法给直播,惹得大伙炸锅地猜,财迷哀嚎这是在做手脚不让大伙找财宝,阴谋论拍桌这是在做手脚弄阴谋,另一庞大群体则认定两位国王是在互相动手动脚嗷嗷嗷~~~

就实际情况而言,第三类群体的确比前两类接近一点点。

缩小的魔药水是多拉龙的金币换的,迹部国王本来想出钱,但观月的乌鸦表示这药水必须用龙穴的财宝换,以考验龙是否真的下定决心离开守护的财宝,如果龙犹豫,药非但不起效还会毒死它,国王和孩子们不由紧张。

结果多拉龙“哦”了声便抓一爪子金币哗啦啦给他们:

“够吗不够再抓一把反正这洞里金币这么多我五年数一次上回数的那……”

好吧好吧……

开跑那天到了,童话世界里再次万人空巷,大伙都围坐着看这次救龙行动,巫师会特地配备能高速移动的魔法转播球,观众们不知道的是,数位黑袍巫师埋伏在沿路阴暗处,以防万一。

正因为如此凶险,观月初难免神经质地啃起指甲。

第一棒迹部国王满头汗站在多拉龙跟前,从背包里小心地取出魔药水,龙张大嘴,迹部国王忍着热浪把药水倒进去。不等多拉做出个“好难喝”的表情,它便“砰”地变小,和只壁虎差不多,迹部国王立刻将它放进背包转身就跑。

不料他刚攀上洞穴口,包里的多拉突然大叫:

“等等等等,我有件事没干!”

“什么!?不是让你把事情料理完吗!!”

“这件事这时候才能干嘛……”

迹部国王忍着骂人、呃不、骂龙的冲动,停下脚步让多拉“干事”。只见多拉的头努力钻出背包,咳嗽了两声,扯着脖子朝洞里“唧——唧——”地叫,迹部国王立马反应过来——如果多拉是原本尺寸,这得是震天动地的龙啸了。

谁知,洞穴真的开始震。

大家和迹部国王心内咯噔一下,幸而观月通过联络海螺告知国王和孩子们保持镇定,洞穴不会塌。

那多拉为什么要叫?

迹部国王是第一个目睹原因的人:

洞穴内连绵山丘样的金银财宝流沙般消失,很快一个下陷的深不见底的岩浆池初现端倪,并不断扩大,无数财宝轻而易举地熔进池里,不见踪影。

迹部国王目瞪口呆。

多拉却因为做完离开的最后一件事,高兴地对迹部国王说:

“好啦我们走吧!”

诶…………

飞奔在洞穴里的迹部国王哭笑不得地想,之前跟手塚担心洞里的财宝会引发麻烦,看来是多虑了。

魔药水的时效,观月用一个幻化的沙漏展示给四人,他们之前训练便是用这个。但多拉离开要毁掉财宝这是他们没料到的,耽搁了些许,迹部国王又被热气消耗体力(岩浆池的热度跟多拉没法比),他将多拉交给手塚国王比预计时间晚,而且跑完立马累趴。

手塚国王犹豫一瞬,还是扭头朝前飞奔,他相信迹部,也相信观月。

果然不多会儿,耳内的海螺传来黑袍巫师的声音:

“迹部国王一切安好。”

奔跑的手塚国王松了口气。

“呃……他让我转达对你无尽的爱。”

手塚国王强忍住翻白眼和翘嘴角的冲动,装没听见继续跑,他绝对不承认脚步稍变轻快。

手塚国王竭尽全力弥补耽搁的时间,冲刺到女儿面前时也支持不住软下膝盖,他迅速把背包里套的另个更小的包给小公主,多拉正呆在里面。

“跑!”

小公主二话不说背起包就跑,她负责内洞到外洞的最后一段路程,那风一般的跑姿看得观众们热血沸腾——哦哦不愧是手塚家的公主!!

公主的奶妈保姆们咬着手绢紧盯小公主在洞穴里跑跑跑,内洞口近了!更近了!看到小王子了!!

顺利交接!!

童话世界里爆发欢呼。

小王子只要穿越外洞将多拉送到洞外就行,可外洞非常大,原本是小公主跑四分之一再跟小王子交接,大伙不怎么明白国王们最后将路线如此调整的用意,大抵是之前小公主跑的距离太长体力不支,而对小王子比较有信心?

王子的奶妈保姆们咬着手绢紧盯小王子在外洞里跑跑跑,洞口近了!更近了!小王子……在干嘛!?

只见小王子从包里抓出多拉抡圆膀子借着全力冲刺劲儿,诶扔出去了!!

哦哦这主意好!!

但小王子练习时间不足,又是第一次抓着多拉扔,多拉落在离外洞口不远的沙地上。

“多拉往前!往前往前!”

小王子边喘气边朝它吼,可多拉在包里被颠了一路晕头转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所有人急得直拍桌。

如果药水在洞里失效,多拉就会困在外洞,这药水龙喝一次就免疫,这次失败的话,再要把多拉弄出去,那估计只能炸山……

在这危急的时刻,一位英雄出现了,他飞起矫健有力的长腿,将晕在原地的多拉砰地直踹出山洞,消失。

小王子惊喜地大叫:

“路易!!你太棒啦!!”

路德维希,迹部国王的最上位者(?),甩甩乌黑鬃毛,昂起高贵的头骄傲地嘶鸣。

童话世界里的欢呼排山倒海,并在小王子的影响下最后统一为极有节奏的“路易!路易!路易!”

嚼草的雪风默默地瞥眼路易,似乎在说:

“满足了吧?”

路易得意地踏踏前蹄,应该是回了句:

“啊,满足了~”

待手塚国王折返接应迹部国王,俩人尽量快地抵达外洞,雪风依旧嚼草,路易还在得意,两个孩子则站在外洞口仰脖望天。

“多拉呢?”手塚国王问。

“不知道,我出来就不见他。”小王子奇怪地说,“路易给踢太远吧?”

“是不是多拉变大看到外面太兴奋,飞得太开心呢?”小公主委屈地觉得多拉应该不会不告而别。

“小公主所言极是。”观月的乌鸦扑啦啦落在树枝,略显无奈地安慰失望的小公主,“它飞太高,找不到这山洞,在天上迷路了。”

呃………………

迹部国王给手塚国王一个“的确是它会干的事”的眼神。

“不用担心,我们的人已经去引它回来了。四位请抓紧收拾行囊。”

观月的乌鸦说。

“‘那位夫人’有请。”

32那位夫人

国王和孩子们由“那位夫人”亲自派遣的部下接走:那是一辆雪白的小房子那么大的马车,拉车的是雪白的十六匹飞马,由一只雪白的雕领路。

马车神奇地连路易和雪风都能进,车厢内里绝对比外面看着大。

当马车平稳地飞上天,他们便和迷路归来的多拉会合。

多拉边飞边兴奋地和趴窗口的小公主小王子喋喋不休,迹部国王握紧同座的手塚国王的手,手塚国王也以同样的力道回握。

终于要到这一步了……!

那位夫人的城堡一如他们想象的通体雪白,戴白面具的白衣侍者彬彬有礼地将国王和孩子们领进城堡。

雪白大厅的高台上,坐着一位白发白袍的高贵女士,她的脸也蒙着银白面具,她旁边的水晶支架,则停着显得十分突兀的观月的乌鸦。

国王与公主王子向她行礼,她起身向他们回礼,并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你们通过了所有考验,你们的善良、智慧、勇敢毋庸置疑。”

四人向她致谢,小公主和小王子似乎很想问什么,高贵的女士善解人意地让他们尽管问。

“多拉会怎么样呢?”孩子们担心他们新伙伴的未来。

“你们拯救的龙,我的人会教给它基本的知识,将它安置在恰当的地域,让它慢慢融入龙的群体。”

“诶……那我们以后还能找它玩吗?”小王子难受地说。

“当然可以,它是你们永远的朋友。”高贵的女士想了想,“先让它学会别在找你们玩的途中迷路。”

在场的人忍不住笑。

“那么,来满足你们的愿望吧。”

高贵的女士示意四人跟她走。

孩子们一时莫名,经乌鸦提醒才想起,他们通关的奖励是能得到“那位夫人”的指点或物件,但他们不是为了这个才参加活动的嘛……

国王们按捺住起伏的心情,准备提出与那面无所不知的魔镜见面。

四人来到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走廊,走廊一边是无数扇白色的门。

“你们希望得到什么?”

高贵的女士询问他们。

“这是许愿吗?”小王子不解。

“不,你们只能得到答案,或者实体的物品。”

小王子和小公主看看自己的父亲,父亲们让他们自己决定,他们为难地对视,躲旁边悄声商量。

“本大爷觉得那小子可能会要匹飞马。”迹部国王兴味盎然地猜测,“然后路易会生气。”

“……我女儿不好说,兴许会问问题。”

结果孩子们的决定让大伙都惊到了——他们把愿望让给父亲。

他们的理由是父亲是大人又是国王,肯定有很多重要的需要问的问题或者东西。

在场和场外的人们不禁发出一声窝心的“噢~~~~”。

高贵的夫人捧着脸颊表示,尽管“愿望”不可以转送,但小王子小公主如此懂事,她允许多给两个国王一个“愿望”,即两位国王共同拥有三个“愿望”,怎么分他们自己商量。

感动的手塚国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小公主异常满足地抿嘴直笑,迹部国王则表情莫测地蹲下跟儿子四目相对。

“说吧,你小子想要什么。”

“嘿嘿,先欠着,想到了再说~”

于是,孩子们暂时离开去后园找多拉玩,高贵的夫人转向两位国王:

“你们的愿望是什么?”

手塚国王刚欲回答,便感觉迹部国王悄悄捏了他的小指。

“我想见一见您的那面魔镜。”迹部国王看着旁边人,“手塚你呢?”

手塚国王点头。

“好的。”

高贵的夫人优雅地抬手,整排房门飞速向后退去,一扇并无特别的门刹在他们面前。

“你们一共可以向魔镜问三个问题。”

夫人在白门上敲了三下,门吱嘎开出条缝,夫人做个“请进”的示意,国王们深吸一气,推门而入。

私密篇12魔镜

门在背后关上,国王们彻底陷入黑暗,这黑暗不同于以往所遇,他们切身地感受到时间与空间的虚无。

突然,他们面前显现出一轮圆形的光亮——是魔镜!

“汝等被允许问吾三个问题。”

魔镜的声音回响在周围。

“第一问。”

手塚国王艰难地做了个吞咽,他本以为自己已经看得很开,但真正面对时仍旧不可避免地有些畏缩。

一双滚烫干燥的手有力地握住他。

手塚国王的勇气之井充盈起来,他回握了那只手,抬头正视前方,问出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我,手塚国王,曾经被施以封印情绪的咒语,请问我与施咒者交换了什么条件?”

魔镜光影变幻着,手塚国王不自觉地收紧五指,掌心渗出的汗分不清是他或是迹部的。

“无解。”

魔镜回答。

“什么!?”迹部国王脱口叫道。

“你,手塚国王,与施以你封印情绪咒语的人,并无交换条件。”魔镜毫无情绪地解释完,即进入下一步,“第二问。”

“等等等等!”迹部国王拽着懵掉的手塚国王往旁边闪,“我们商量商量再问!”

“难道我们的思路都错了?”现在这莫名其妙的状况,让手塚国王自觉还不如之前,之前好歹有个底。

迹部国王使劲回忆早先的经历:

“我们一步一步找线索推断的,应该没错才对。”

“那是我们缺了什么环节?”手塚国王强迫自己冷静思考,“我们忽视的,不知道的……”

“本大爷那时候在你记忆里找半天才找到那个,这临时想哪想得着?”

“迹部!”

“嗯、嗯?”

手塚国王灵光闪现,生怕那灵光跑没似的,一把抓住迹部国王的肩,迹部国王不敢乱干扰,干站着让皱眉头疼状的手塚使劲抓。

“迹部!”

“嗯嗯嗯?”

迹部国王小心翼翼地应。

“观月当时是不是说过,我这么多年,被咒语封印,居然没被发现……?”

“哦对,没错,可观月说这估计因为咒术与施咒者比较特殊?”

“但依照魔镜的意思,我没有与封印咒的施咒者交换条件。”

“……呃,施咒者白‘送’你封印咒?观月讲过这不可能,巫师如果想做好事,代价会收得少或者巧妙,但不可能不收。”

“对,大家都没错,所以……”

“所、以……?”

手塚国王借助与迹部对话整理妥了思路,他笃定地对迹部说:

“我被施了两次咒。”

迹部国王目瞪口呆,随即了然地点头:

“你五岁时候被施一次咒,你和那个家伙交换契约,第二个家伙对你施了封印咒,没有与你交换契约,那他交换契约的对象,是别人。”

“他实际上是修改了我的第一次咒语,观月讲这咒语不算难解,那我在宫廷这么多年没被发现中咒,只有一个原因……”

“他就是宫廷里的人!而且能保证你的咒语不被发现!”迹部国王讲出了二人共同得出的结论。

手塚国王不甚确定,倾向于认同,所幸眼下他们查明真相的机会极少但高效:

“我们还可以得到两个答案。”

33捡日不如撞日

魔镜室里的状况无法转播,作为补偿,大家观看的是小公主小王子和多拉龙玩耍全程,简单而言是个“勇者斗恶龙救公主公主帮恶龙斗勇者”的混乱过家家游戏,白衣侍者们饶有兴趣地围观,顺便盯着孩子们别受伤、多拉别走火把“那位夫人”的后园烧了。

观月的乌鸦不安地徘徊在魔镜室门外,高贵的夫人打趣他这样好像等妻子临盆的新科父亲,观月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终于,门开了,乌鸦慌忙扑扇翅膀飞过去,努力无视自己那“新科父亲等妻子临盆”的诡异心态。

手塚国王与迹部国王走出魔镜室,他们似乎感慨万千,却不见“坏消息”的踪迹,观月的心搁回了肚子。

“问题解决?”

高贵的夫人问道。

“虽没全解决,不过重要的我们已经知晓,剩下的我们自己能解决,万分感谢您!”手塚国王向夫人行礼,迹部国王同样。

夫人满意地颔首:

“人非万能,巫术亦非万能,但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去做,便不会一事无成。”

她指尖拂过面前的手塚国王、迹部国王、观月的乌鸦,指向后园欢乐嬉闹的小公主、小王子、多拉龙:

“你们真诚处事,真诚相待,你们今天达成的目的,远比不上你们所得到的。”

两位国王微怔片刻,他们望了望彼此,然后是后园让多拉喷火烤土豆的孩子们、身旁栏杆上分辨不了表情的乌鸦,二人相视而笑。

手塚国王请乌鸦落到自己抬平的前臂,诚挚地说:

“观月巫师,我与孩子一直承蒙你照顾,万分感谢!”

伶牙俐齿的观月一时语塞,支吾着找不着话应。

迹部国王调侃地勾上手塚国王脖子,咧嘴笑道:

“可惜本大爷已经有手塚了,你又是个男的,不然本大爷可以亲你一下聊表谢意~”

乌鸦抽搐地一个抖毛,手塚国王无语地瞥迹部。

“迹部国王我不认为如果我是位女士你就会亲!再者我认为你的意思是亲我的使灵——这只乌鸦!我声明我并没变成这只乌鸦,我、诶?”

抓狂的观月猛然回神。

“你你你、你刚是不是公开跟手塚国王的……关系而且我我我还全路线转播了???”

观月无比庆幸当初选择乌鸦作使灵,否则自己那惨惨白的脸要怎么死——我们是全年龄节目啊啊迹部国王你亲手塚国王脸干什么手塚国王你说点什么啊啊啊啊!!!

“观月黑袍巫师,别这么激动嘛,反正看这节目还说看不出两位国王关系的,那肯定是在自欺欺人的~”

崩溃的观月隔着银白面具都能感觉到那位夫人在满脸开小花地荡漾。

好好好,夫人您满足了吧……

观月的乌鸦脱力地从手塚国王臂上跳至旁边的栏杆,他不想继续被腻歪的两位国王闪瞎,至于“全年龄节目”什么的,那是啥?能放进炼药锅么?

“你们大概也不好决定婚礼在哪边办,不如就在这里办吧~”

诶、诶!?夫人不要擅自决定这种事啊!?

两位国王眨眼互看……

“虽说仓促了点,不过捡日不如撞日,啊嗯?”

“……方便邀请亲友嘉宾叨扰您么?”

“当然可以啦~婚礼怎么能没有亲友嘉宾~我这里许久没热闹热闹了呢~~”

“那太感谢您了!”

诶诶诶你们俩这算是答应了吗随便决定在别人家结婚这种事可以吗!?全年龄节目结局是两位国王在女巫城堡结婚这可以吗吗吗!?

观月的乌鸦木然看着开心不已的夫人招呼全员行动,两位国王商量着婚礼事宜,水晶球前的观月呆滞片刻,抹把脸,拍桌:

“转播转播!!人都动起来准备好转播!!”

雪白城堡的后园

“父亲和手塚国王要结、嗝、婚???”

捏着半个吃剩的烤土豆,小王子张大的嘴里还有没嚼完的烤土豆。

“唔,没错。”

迹部国王毫不担心自家小子,他紧张的是小公主的反应。

小公主琥珀色的大眼睛惊讶地看向忙不迭冲她咧嘴的迹部国王,又看向自己平静的父亲。

手塚国王蹲下身,用拇指擦掉女儿嘴角的土豆,认真道:

“父亲遇见了喜欢得希望结婚的人,而那个人也同样喜欢父亲,并喜欢你。”

“哦!”

小公主的脸上绽开花朵般的笑容,她兴奋地搂住父亲的脖子:

“我就说父亲一定会遇见这样的人的!!”

迹部国王像又活过来一样大喘气,小王子边欢蹦边跟多拉解释“什么是结婚”,然后拉着小公主转圈圈。

“我要跟手塚国王去打猎!!欧耶欧耶!!”

“迹部国王可以给我扎辫子了~!扎辫子~!”

手塚国王调侃地瞥眼迹部国王:

“你居然会没自信?”

“说明本大爷重视你家里人好嘛!”迹部国王不满地瞪他,随即真没什么底气地问,“你家里对你……呃,和我……怎么样?”

“…………估计,邀请的话,是会来出席婚礼的。”

“诶…………”

“父亲我要当花童!”

“行行行。”

“我也要当花童!”

“嗯。”

“我也要当!”

“不,多拉你不行……”

待续

----------------------

完结倒计时!!下一次更应该就OVER了=v=

会有一个婚礼,解开未解之谜,父子四人访谈什么的……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