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康太:张媛赵康 - 蓝天影院

赵康太:张媛赵康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218更新:2021-11-24

人物剧情解锁!(喂

↓↓↓

9主动出击

在各自王国的时候,两个国王觉得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吃掉半篮子甜食(尽管事后反酸了),所以前一晚的“战绩”说明,他们是真的“饿”惨。

他们意识到不能这么下去,否则孩子们肯定受不了。“甜食房子”的经历,又令他们认为必须取得一定主动权,不能任由巫师们编排。因此他们没接受观月带来的新任务,而坚持要去采伐黑烟森林里的金枝木。

“告诉我们上哪儿砍就行。”迹部国王看看为难状的观月,“我们砍树挣口粮的任务其实不算圆满完成嘛,啊嗯?”

观月犹豫了会儿,放下卷着额前黑发的手指,掏魔杖变出随身地图,点于某处:

“不是我不告诉你们,问题金枝木只生长在这个湖心小岛,必定需要穿过外围森林妖精的领地,那不是我们的势力范围。”

“森林妖精喜欢恶作剧,但恶意不大。”手塚国王调动自己的知识储备,“你应该有办法让我们通过?”

糊不过去的观月撇了撇嘴,妥协。

他告诉国王们,森林妖精会朝路人唱迷惑心智的歌,让被迷惑的人顺着歌声去陪他们玩闹,破解的办法是路人自己也唱歌,盖过妖精的歌声。

“所以,”迹部国王对坐树墩上的小王子小公主说,“我们得挑首歌一起唱。”

“你们现学来不及,也怕你们学新歌容易忘记,由你们挑一首都会的歌。”手塚国王面色不太自然(←迹部国王眼中)地说,“我们学比较快。”

俩孩子“哦~”地表示了解,立即凑一起叽哩哇啦开小会。

迹部国王侧身凑近手塚国王低声问:

“你唱歌不擅长?”

“……不很、擅长。”

“……没事合唱应该难度不大,再者他们会的都是简单儿歌。”

“唔……”

“决定了!”小王子举手,“我们唱《老鼠和猫咪》!”

小公主使劲点头表示同意。

“哦!本大爷……”迹部国王一噎,“不太会,你们教?”

“好啊好啊!”

孩子们兴奋地开始唱,迹部国王装模作样地又问又学,实际上他会这儿歌,但他刚才明显感觉到,手塚国王听见歌名就震了一下……

“老鼠来啦老鼠来啦

老鼠跳上了桌子呀

老鼠搬走了面包呀

老鼠搬走了奶酪呀

老鼠老鼠搬走吃的啦

猫咪来啦猫咪来啦

猫咪追着老鼠跑呀

猫咪追到了面包呀

猫咪追到了奶酪呀

猫咪猫咪追回吃的啦

可是可是呀

这些东西都脏啦

不能不能吃了呀”

小王子和小公主晃脑袋拍手掌地唱着,迹部国王也毫无障碍地“学”,他偷瞄眼旁边,十分无奈地看见手塚国王依旧在纠结,几乎没张嘴。

孩子们唱完,轮到检验父亲们唱,迹部国王本就是出名的魅力美声,自幼的导师又擅长音乐,他唱来得心应手,听得孩子们啪啪使劲鼓掌。

可接着的手塚国王就僵在原地半天没动。迹部国王心内脱力:早知道干脆接受观月的新任务……

“不,我没事。”像听见迹部国王心声,手塚国王低喃了句,不等迹部国王反应,手塚国王便咳嗽咳嗽,深吸口气,开唱:

“老鼠来啦老鼠来啦

老鼠跳上了桌子呀……”

在场三人都惊呆了!

包括小公主在内,他们都是第一次听手塚国王唱歌,他们全没料到,手塚国王竟然唱歌……这么好听!

手塚国王平日说话嗓音低沉醇厚,但唱起歌高音立马是另一个味道,简直有种把人唱哭的魔力。

两个孩子激动得搂着手塚国王直蹦跶,迹部国王好气又好笑地拍脑门——那你刚才到底在挣扎个什么啊!!!(此时手塚国王脸上那份不自然他忽略不计了……)

至于水晶球前的观月初,则严肃果断地起身集合部下。

10妖精的歌声

一切准备就绪,四人骑马到达森林妖精的领地外围,将马匹拴好,迹部国王打头,孩子们中间,手塚国王殿后,四人开唱《老鼠和猫咪》,朝森林里进发。

这幅图景是如此的萌如此的励志如此的激荡人心,以至于想嗤之以鼻的王族们都得装模作样地表示赞赏,否则手塚国王父女、迹部国王父子的支持者们就会对自己口诛笔伐揭竿而起什么什么的,要知道目前这些支持者几乎占童话世界人口九成以上……

森林里穿行的四个人呢,走了一段距离便隐约听见另种飘渺的歌声,迹部国王抬手示意,他们将《老鼠和猫咪》唱得更响,同时加快脚步,终于顺利地冲出森林到达湖边。

澄澈的湖水包围着一座小岛,岛上郁郁葱葱,生长着不少金枝木。他们马不停蹄地通过独木桥到达湖心岛。

金枝木外观与其他树木没什么大差别,但剖开树皮,内里的木头便呈现出类似金子的模样,处理为香料后更是有独特的气息和安神的作用,在市面上卖价挺高。

迹部国王挥斧砍树,手塚国王用柴刀剥掉粗糙的树皮,把木头再劈成小块,这样四个人才能带得更多,小王子和小公主顾不得新奇,跑来跑去地打下手。

忙碌完毕,四人背起金枝木条,沿原路返回。

他们依旧唱着《老鼠和猫咪》穿行森林妖精领地,可两位父亲逐渐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提不起劲。

一则砍树消耗太多体力,二则吸入太多具有安神功效的金枝木气味,他们没法像来时那样高声唱歌,很可能无法盖过森林妖精的声音。

二人紧张地看看孩子——果然面露倦容……

迹部国王和手塚国王一个对视便达成共识,将原本的“一”字队伍收缩为小圈,父亲们护着孩子尽量赶路。

妖精的歌声来了!

父亲们示意孩子唱大声,同时努力提高自己的音量。

尽管希望努力,但手塚国王觉得自己越发不妙。

他近距离处理金枝木块的时间最长,吸入的新鲜木香最多,因此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无法调动起足够的紧张。所谓唱歌抵御森林妖精的蛊惑,除了声音层面,更是精神力的较量,手塚国王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能撑多久,何况《老鼠和猫咪》这歌本就……令他心烦意乱……

迹部国王发现了手塚国王的异常,很快也意识到部分原因。

他第二次后悔没接观月的新任务。

实在不行索性丢掉金枝木轻装疾行!

迹部国王刚要用手势告诉手塚国王,便见手塚国王一个晃神脚下一绊!

糟糕!

手塚国王第一个停下歌声,继而是担心父亲的小公主,被突发状况搞懵的小王子——迹部国王根本不来及提醒,还条件反射地降低了音量。

妖精的歌声水流般迅速将他们包围,侵蚀,迹部国王挣扎在意识模糊的边缘。

突然,他清醒了。

迹部国王眨眨蓝眼,耳边依旧飘荡妖精迷离的歌声,可对他毫无影响。他看向小王子和小公主,同样副刚睡醒的模样,而手塚国王扶着脑袋似乎在难受,可明显也已恢复意志。

“我们解除了你们身上的一切咒术影响。”

四人觅声抬头,观月初与一队黑袍巫师,骑着鹰兽正悬停在他们上方。

“我们的插手已经惹恼森林妖精,必须立刻离开,他们不会切实地伤害你们,但你们最好也尽快走。”

观月初紧绷的表情告诉四人,他并非玩笑。

不等四人感谢,黑袍巫师们便操纵鹰兽高飞离去,几乎同时,迹部国王感觉到四周的树木后,一些什么东西带着怒意包围了他们。他卸下金枝木拔出长剑,呼喊孩子们也丢掉背包靠过来,他焦急地叫手塚国王——

手塚国王还扶着脑袋,眉头紧皱脸色苍白,跪地的身体甚至痛苦地不住发颤。

怎、怎么!!观月不是说解除咒语了吗!!

三人慌忙冲过去,手塚国王却深抽一气,抬起了头。

他琥珀色的眼里暴涨般充斥太多内容,迹部国王浑身一抖。

手塚国王的目光在三人间摇晃,最终停在担心得快哭的小公主身上。

“父亲没事。”

手塚国王强作镇静。

“父亲也绝不会让你出事。”

言罢手塚国王卸掉背着的金枝木,拔出长剑,一把抱着女儿站起,以一种异常清晰的坚定与威慑,向四周厉声喝道:

“我们借道而过,并无它意,若我的女儿受半点伤害,我不惜一切代价,定叫你们百倍奉还!!”

手塚国王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回响……

回响消失后,包围四人的那些“东西”,似乎也消失了。

抱着愣住的女儿,手塚国王大步流星朝目的方向跑去。

迹部国王皱皱眉,拉着同样愣住的儿子,快步跟上。

11危机(上)

妖精森林一事在童话世界掀起轩然大波,观月初、巫师会、手塚国王、迹部国王,都有人骂有人挺,比之前“手塚派”“迹部派”时期还激愤混乱。

观月向长老会检讨自己放任两位国王去砍金枝木考虑不够周全,但哪怕开罪森林妖精也必须出手相救,否则两队父子受伤,巫师会必定被他们的支持者群起攻之(虽然现在情况没好到哪去)。

长老会没多责怪,反赞赏观月当机立断,他们现在头疼的不是脑残粉的抗议(幸亏迹部王国和手塚王国没发来抗议),而是巫族与王族的矛盾被这导火索引得再次爆发——巫族大骂王族就是如此自视甚高不听劝阻一意孤行出事还得巫族收拾残局,王族则大骂巫族就是爱搞这些臭名堂折腾人再自以为是马后炮装圣人。

“滚出!!”“不玩!!”的吼声愈演愈烈,《父王去哪里》在不远的将来指不定岌岌可危,观月决定让两队父子休整一晚,第二天去和两位国王谈谈。

大家冷静一晚估计也会好一些……吧……

身在活动中的四人不知道外界的反应那么强烈,他们自己是真没觉得有这么严重。孩子们在父亲身边非常有安全感,森林妖精才不怕呢,他们对没拿得金枝木最感可惜。

手塚国王的状况曾让另三人担心不已,但他恢复后并无异常,只说比较疲劳而已。

孩子们是信了,但迹部国王总隐隐觉得哪儿不对劲,手塚国王那个暴涨复杂的眼神总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晚饭后,手塚国王提出为避免孩子后怕,两家人晚上睡一起,小王子和小公主十分兴奋。于是他们将木屋里另张闲置的床,与迹部国王父子的床拼作大床,孩子睡中间,父亲睡两边。

迹部国王觉得更不对劲了。

私密篇4手塚国王

入夜,监视关闭。

孩子兴奋归兴奋,累一天倒也很快挨着睡着,迹部国王睡得清浅,他预感今晚会发生什么。

窸窣声。

他立刻睁开眼,微弱的银色月光透进木屋,手塚国王的黑影异常清醒地立在床边。

“孩子麻烦你照看,我天亮前回来。”

耳边手塚国王的低语让迹部国王浑身一阵鸡皮疙瘩,他揉着发痒的耳朵,担忧地目送手塚国王消失在木门后。

迹部国王保持假寐状态,不安地等待着,终于熬到晨曦微露时分,远处传来马蹄响。他小心地翻身起床,轻手轻脚地迅速出屋,果然看见晨雾中逐渐现出手塚国王的轮廓。

手塚国王披着棕色的斗篷,斗篷帽压得很低,步伐沉重又恍惚,迹部国王咂个嘴,快步跑到他跟前急急问:

“喂,没事吧?”

“……没事。”

这、这连说话嗓子都奇怪了!

迹部国王按住埋头直往前走的手塚国王,气恼地说:

“这叫没事?你骗谁!”

手塚国王像很抗拒他的接触,一把挣开,迹部国王见状更不放他走,拉扯之间斗篷帽子滑落,迹部国王惊呆了:

手塚……哭过……!?

手塚国王趁迹部国王愣神,低头又将斗篷帽戴上压下,遮住发红肿胀的双眼和憔悴苍白的面庞。

“让我睡一会儿恢复些,我不想让女儿看见。”

手塚国王几乎是语带恳求。

迹部国王从震惊中喘回气,他皱眉隐忍片刻,无奈道:

“去洞里睡,我给你拿冷毛巾敷下眼睛。”

迹部国王端着木盆走进光线黯淡的山洞,勉强看见手塚国王合衣躺在干草床里。

迹部国王用毛巾浸透冰凉的溪水,拧干折成条,敷在手塚国王的眼睛上,自始至终,手塚国王动也没动。

迹部国王知道他根本没睡着。

“你最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别逼本大爷出招。”

“…………”

“和那些巫师有关?”

“…………应该。”

“混蛋!”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

“嗯?唉,那你倒讲啊!”

迹部国王脱力地拿起毛巾丢进水盆,当完成第二轮冷敷,盖着毛巾的手塚国王才出声:

“我有感觉了。”

“啊?”

“我和你说过,我欠缺情绪波动。”

“本大爷告诉过你这是胡扯。”

“但昨天观月一解除我们身上的咒术影响,我突然……有感觉了。”

“什、什什么??”

“很多种、情绪猛地冲进我的意识,像……随时会爆炸……”

坐起的手塚国王一手捂住眼上的毛巾一手扶额,身体起伏地粗声呼吸,呼吸……迹部国王目瞪口呆地看了他会儿,坐到他旁边激动地说:

“所以你之前是被咒术束缚了情绪??观月他们无意中帮你解开了??”

手塚国王犹豫犹豫,点头。

迹部国王欣喜又揪心地连忙又问:

“那你昨晚去哪?”

“…………家族墓地。”

迹部国王一愣。

“我去看了祖父,还有妻子。”

手塚国王的头垂得更低,扶在毛巾上的手不由收紧,似乎在将那会流出眼角的“某物”压迫回去。

迹部国王庆幸洞里光线如此不足,否则他若看清这磐石一般的男子,此时如何脆弱得像消融的湖面薄冰,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他将手塚国王揽进怀,手塚国王没抗拒,迹部国王宽慰地拍了拍他。

洞外,山坳处的朝阳已照亮半个天幕,昏暗的洞里,两位国王就这么静静地搂着,坐着……

12危机(下)

太阳完全升起时,观月骑着鹰兽降落在宿营地,这动静引出了木屋里睡眼惺忪的小王子和小公主,以及山洞里的迹部国王和手塚国王。

观月与小王子小公主眨眨眼,同奇怪两位国王为什么之前会在洞里。

而迹部国王不自然的神情与明显有意躲在他身后的手塚国王,让观月那飞速算计的脑子又不禁滞了一下。

“咳,二位国王,王子,公主,早安。”

观月努力甩掉脑子里那些诡异想法,端起笑容向四人问候,很快也得到他们的问候。观月觉得四人对自己不仅毫无恶意,还生出许多好感,大概因为昨天自己救了他们?

哎,不愧是王族典范,那些只懂乱吵吵的蠢货根本不能比。

观月的笑容浮上更多真诚:

“关于昨天的事,我想和你们谈谈。”

“昨天的事错在我们。”

说话的手塚国王往前站,他的眼周与脸色的状况令观月颇为吃惊,但他讲的下一句话让观月顿时傻了:

“我决定与女儿退出。”

“什么!?”迹部国王诧异,“你要走??”

小公主拔腿跑向手塚国王抱住他,着急地直讲:“为什么父亲??为什么??我不想走我们能别走吗!!我会乖乖的不乱跑,会捡很多很多蘑菇,父亲的蘑菇汤我也会吃很多很多,我们别走父亲别走!!”

“父亲我也会乖乖的绝对不拉小公主再乱跑!!我采更多更多的蘑菇!!我我我还会帮忙砍柴帮忙做饭!!”小王子死抓着迹部国王嚷嚷,“父亲不要让手塚国王和小公主走!!好不好好不好!!”

两个孩子说话间就哭得稀里哗啦,父亲们只得焦头烂额地哄劝,观月初回神,咬牙切齿望天半晌,深吸口气抓狂一吼:

“给我一个一个讲!!!”

如此这般,五个人坐在篝火边,手里各捧着杯热水。

观月初懊恼自己方才失态,更懊恼没趁夜没监视时来和国王们接触,他怎么都没料到手塚国王会退出。唉……简直不敢想象外边炸锅的程度……

“那,”观月尽量平静地问手塚国王,“为什么希望退出?”

“……我不能再让女儿涉险。”手塚国王看向尚在抽噎的小公主,眼里满是愧疚,观月不禁皱眉。

“我讲过,错不在你们,在我。”手塚国王郑重而诚恳地对观月说,“你的安排一直非常周到安全,对孩子们的考验也恰到好处。”

手塚国王琥珀色的眼睛黯了黯:

“反而是我们、尤其我的自以为是与固执,给孩子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你现在才叫固执自以为是懂吗!”迹部国王气愤地反驳,“你倒告诉我这俩孩子怎么被你害了,啊恩?!”

小王子虽然一知半解但立马举手喊:“我没事!!”

“你看!!”

“就是有点饿!!”

“………………”

如此这般,五个人坐在篝火边,手里各捧着杯热牛奶,和一块白面包。

对于这些天来最丰盛的一次早餐(观月提供),小王子刚想大快朵颐便被父亲狠瞪,他看看低头不语啃面包的小公主和神情凝重的手塚国王,赶紧挺直腰板规规矩矩吃饭。

自觉儿子的确不该被迁怒的迹部国王无语苦笑:好吧,闹成这样真不是因为你不乖……

“手塚国王对我的赞赏,我受之有愧。”观月再次发话,“如果我思虑周全,你们便不会遇险。”

为避免手塚国王又讲些“混账话”,迹部国王抢在他前面说:

“该告诉‘我们’的你都告诉‘我们’了,是‘我们’自己决定是否去做,和怎么去做的,所以后果由‘我们’承担。请你原谅‘我们’王族的倨傲,‘我们’王族应有的担当,也请你接受。”

手塚国王明白迹部国王不断强调“我们”的意思,但迹部国王的话确是他所想,便朝观月点点头。

观月十分触动,起身朝两位国王一礼,赞叹道:

“高贵不在血统,而在心灵。”

“我父亲讲的!!”

小王子条件反射举起面包叫。

没错,这是迹部国王的名言。

“吃的你饭。”无暇自豪的迹部国王拍个儿子后脑勺,严肃地转向手塚国王,“你不是遇事逃避的人,你女儿也不是那种需要在玻璃罩里或者锁在高塔上长大的姑娘,所以,为什么?”

手塚国王本以为目前唯一“知情”的迹部国王能理解自己的选择,但迹部国王显然不太理解,且坚决不赞同,手塚国王无奈地抿了抿薄唇,摸着女儿的头,回答:

“我与女儿相处时间太少,并非一个合格的父亲。我曾认为我能理智地教导好她,但这次的活动,让我越发意识到,我……可能对女儿的事无法再保持应有的理智。”

观月(和童话世界的观众们)恍然大悟,手塚国王尽管平时表现得是个“严父”,可结合“甜食房子”那次他不假思索地下重誓,以及这次“金枝木之旅”对森林妖精威胁警告,看得出手塚国王实际上对女儿爱护得相当发指。

而唯独迹部国王,才完全明白手塚国王的意思。

小公主听见两位父亲提及自己便抬头使劲听,使劲理解。当听完父亲的话,她慢慢低下头,眉间皱紧,眼泪一颗又一颗地像断线的珍珠滑落脸颊。在场所有人都慌了神,撂下手里东西围上劝。小公主死死咬住嘴唇想不哭出声,但怎么也忍不住,呜咽不断地漏出嘴角,小小的身体抽搐得越发厉害,大伙简直要急死。

眼看手塚国王快被自责冲刷得濒临失控,迹部国王暗中死死摁下他。

“你疯了你女儿更没治了!你刚解咒不习惯而已!你能挺住!挺过去!”

迹部国王急切的耳语总算唤回手塚国王的部分理智,他努力地深呼吸调整情绪。

“公主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观月虽然为《父王去哪里》自豪,可他不觉得小公主是不舍得这活动才哭这么厉害,不舍得迹部父子么……好像也不至于?

观月灵光一闪:

“公主是不是以为父亲在怪你?”

小公主一愣,抽噎得更加剧烈,众人狠拍脑门——果然!!

“你父亲怕你吃苦才要带你走,不是因为你不乖。”迹部国王尽量浅显易懂地解释,小公主闻言,怀疑地边抽边看向父亲,手塚国王赶紧称是,小公主歪歪头,终于张开嘴。带着哭腔说:

“可、可回去,我又、又不能像在这里,能整天、整天和父亲在、在一起了……”

众人哑然。

手塚国王的心口是那样酸涩锐痛,但他没再滑向失控,而是伸出手臂,将女儿拉进怀里,一言不发地紧紧搂着。

小公主神奇地被安抚了,她止不住抽噎却不再哭泣,她也伸出小手臂,紧紧地搂着父亲的脖子。

迹部国王与观月默默地站在两旁。

小王子看看这,看看那,很费神地思考思考,小心地问道:

“小公主,不走了吗?”

迹部国王与观月眨眨眼,一同转向给女儿拍背的手塚国王,手塚国王沉吟半晌,摇摇头。

见父亲总算舒展表情,小王子才确定手塚国王的意思,开心地举着吃一半的白面包和牛奶杯欢呼蹦跳,叫小公主别哭鼻子啦赶紧吃早饭,吃饱了才能跟父亲去林子里砍树采蘑菇。小公主擦掉眼泪,从父亲大腿上爬下,规矩地坐回原位继续努力吃早饭,不时不太放心地与父亲对视,手塚国王复杂而深切的目光则一直没有离开过女儿。

“今天没有任务,监视……也会全部关闭。”

观月别有深意地对两位国王说:

“好好陪孩子吧。”

待续

----------------------------

1.《老鼠和猫咪》:是我编的,设定为本篇世界里家喻户晓的儿歌,主要教育小喷油脏掉的东西(比如被老鼠叼过)不要捡起来吃,不过好像小王子和小公主不存在这种问题?==

2.迹部国王和手塚国王的歌声:请自动带入两位声优的音色,诹(正常唱歌的时候)就不用说了,置鲇配手塚声音压的很低,其实他本身说话音调挺高的,唱歌么高音完全没问题……

3.“高贵不在血统,而在心灵。”:官方设定少爷的座右铭,原文是德语。

手塚国王被束缚情绪的咒术影响才显得冰山,其实人感情非常丰富的,刚解咒就像拦水坝轰然消失,多少年对多少人份的情感洪水一样冲出来,所以难受,后来也一直不习惯“有情绪”的感觉,慢慢会好滴

迹部国王对手塚国王很明显了,他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真的别太急啊他们这才认识10天不到而已OTZ

另,小公主招人疼,小AHO王子是气氛拯救者……

下回更新会弄明白(?)手塚国王为什么被施咒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