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的床震大叫不停视频:床震大叫 - 蓝天影院

外国人的床震大叫不停视频:床震大叫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619更新:2021-11-24

「胤华,吃午餐了!」左手边一个屁股撞过来,落笔不稳在绿色格子的作文稿纸上画出一条长长的轨迹。胤华抬头撇了一眼小竹──班代的红颜知己兼青梅竹马,越来越熟後就没有一般女孩子该有的矜持了。

回头看看那张几乎画过中线的稿纸,胤华叹着气折叠收起,认命起身被小竹拖走,这样下去不知道这次的应用文什麽时候可以全部完工。「你写完了?」

小竹手插腰仰天大笑三声,一派江湖人士豁达的气息。「哪可能!本人秉持写什麽都要夜半才有灵感,大白天的灵感女神在睡觉啦!我们先去系办把班班领回来。」

三人汇合後还没走到用餐区,胤华的手机难得在上学时间响起,是欧学长。

稍稍落後几步接起来:「欧学长,午安。」

「乖乖学弟我们好饿──」话筒那头传来的却是晋海的声音。「今天教授好残忍,等等可不可以帮我们买两个面包和牛奶来?」

虽显错愕,让前面两人不解的回头,他摆摆手开心回应允。「我晚点过去。掰。」

「怎麽怎麽?女孩子?」热心公务的人都有种八卦天性,电话一挂上两人就围上来,班代反应没小竹大但耳朵铁定也拉得老长。「真难得看你笑成这样。」

彷佛为了掩饰什麽,胤华难得作贼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学长,等等要帮忙跑腿。」

「去医学院吗?请让我跟!」小竹这一兴奋跟妹妹有异曲同工之妙,姿态亲密的让站在另一边的班代看了挺不是滋味的。

胤华看着班代苦笑,轻轻推开点距离,点头应好时班代忍不住发言了。「你把她拎去,就像拎了台喇叭一样。她一直想看看未来国家栋梁──高富帅们的生活,只是没有脸去,你给了她一个很赞的藉口跟机会混进去,他们惨了!」

小竹一脚踢过去扑了个空,「我保证我很安静,可静可动,也会是未来国家栋梁啊!」

「是是是!」一连三声是摆明了敷衍。

他们找了个树荫下的位置,原木的桌面上有一颗颗针孔成像下的小太阳光点,还有榕树会掉落的果子,拿废纸拨开坐下用餐。胤华听着小竹讲跟班上其他同学的事,还有他们上周跟别校的联谊,一群愣头青里总有几个帅到让他们讲上三天三夜不歇止。

趁着小竹还没吃完,胤华先进便利商店里买了两个面包和牛奶,等待小竹用餐完三个人趁着午休未结束大步迈向医学院。

医学院即便正中午也透着一股凉意,从院大门一打开就一股冷气涌出来,瞬间凉透背脊。胤华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都是像今天一样跑腿,唯独一次是江学长拉着他在里头穿梭介绍,那次介绍起了很大作用。胤华不是路痴,甚至对记路有非常强烈的方向感,走过一次就忘不了。依江学长报的楼层跟教室号码,他领着两位同学快速的穿越长廊搭乘电梯到了六楼的教室。

这层楼比起下面安静许多,胤华站在门口朝里望去,里头的学长姐们已经离去泰半,剩下的还埋头在课程里。门口站了三个人,靠近门口的人很快的就发现他们,「找谁?」

等候的时间特别漫长,当门口有骚动时晋海抬头就见在门框後的学弟。「乖乖学弟!」开心的起身迎接,学弟等於食神,欢天喜地的奔出门口惹笑了教室里一干同学。

哄堂笑声惹红了胤华的脸颊,晋海揉乱他一头软发,接过要求来的爱心食品,在门口就囫囵吞枣的把食物给吃下肚了。中间品管出来拿走了属於他的那一份,胤华听见食物在里头被打开抢食的哀嚎声,跟晋海在门口幸灾乐祸的笑。

「在门口吃完不就没事了吗?」晋海大声耻笑只剩下牛奶可喝的品管。

里面传来回覆:「把你吃下去的吐出来给我!」

「NO!」晋海腕上的表嘀嘀嘀声响大作,「不能聊了,顺利的话今天换我买晚餐请你,回去了啊。掰。」

「这是多的面包,江学长拿给欧学长吧。我回去了。」跟还在位置上奋斗的品管挥手道别,也没发现两位同学难得的沉默,便话别离开了。

小竹在胤华背後比了个嘘的手势,附在班代耳边叮咛:「我等等问什麽都不要说话喔!」

「不管什麽我觉得你都别问。」班代手臂搭在小竹肩上,要她安分走路别搞怪。

小竹才不管这麽多,直线条直神经遇到问题举手发问频率是班上第一名,理所当然的不会放过今天任何的蛛丝马迹。「你喜欢江晋海吗?」

「呃……」脚步一顿,胤华转头眼神里满是疑问的情绪,看不出是惊讶被识破还是怎麽会这麽问的脸,小竹许久等候不到答案,正准备开口撤回,胤华不发一语的又往前走了。

小竹原地愣了好几秒,欲追上便被班代扯住。「不要再多嘴了,少八卦点行吗?」

「不过就问了一句,什麽都没开始呢,紧张什麽?」小竹拍掉班代的手,又要上前追问。

班代比她高了不只一颗头,手长脚也长,随便一伸手又把人拉回来。「长点视力,拔树搜根有必要吗?想让树死掉啊?」

小竹扁嘴。「不问就不问。问来又不是要八卦,江学长怎麽看都是直的,弯的喜欢直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你知不知道?」她指尖用力戳着班代的胸膛,语气十分不满。

「你管他辛不辛苦,他根本不想说你硬要问,看你明天怎麽跟他说话,我等着。」班代哼哼两声,跟在胤华後头进了文学院。

事情相隔多天,胤华心惊胆战的等着谣言爆开,岂料半点风声也没有。刚好江学长的生日到了,绞尽脑汁想了许久,今年也不适合大肆庆祝,逛了PTT最後决定买本书给学长,也买了条领带要送方牧,求职时一条符合身分的领带对男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事。

胤华寻了个适当的时间,这时间夜已经深了,两扇比邻的门下头透着昏黄的灯光,对门等待六月初毕业的毕业生已经愉快的进入睡眠,睡到不知几重天去了。

胤华叩响了晋海的门板,确认里头喊了声请进,才放心的推门入内。

本以为是阿管的晋海错愕的发出疑惑,「怎麽上来了?」

胤华腼腆的笑着,搔搔头提起手中的提袋,向前推去:「江学长生日快乐,今年不好意思庆祝,这礼物给你。」

晋海满脸惊喜的收下。纸袋有点重量,拉出来看是课程相关书籍,还有国考参考书。嘴角隐隐失笑,其实书架上已有一本同样的参考书,但他还是收起来,向乖乖学弟道谢,一片心意不可辜负啊。「谢谢。这次暑假我没跟教授申请额外实习,大家可以一起出去玩。你可以想想要去哪玩?」

闻言胤华瞠大眼,摇头,摇头几乎成要成为他的反射动作了。「江学长好好看书就好了,台中也有地方可以玩,不用跑远的。」

晋海一本子敲在他脑袋上。「谁要跑远了,最远南投,不然你要当地陪去台北玩也行。」

「噢,好啊。」晋海看学弟傻傻的笑,一副满足样,感觉奇怪但说不上来,不知道小嬅妹妹究竟跟乖乖学弟谈开没,最近也实在没空再找小嬅麻烦。

为作业忙得焦头烂额,最近书多到读起来都要吐,眼前却还有个大麻烦没有解决,怒气突然就直上心头,另只空手就这麽拧了胤华白皙的脸颊一把,给掐得红红的,不明所以。

胤华揉着脸,眉毛像毛毛虫皱在一块。「学长你在做什麽?」

晋海嘿嘿笑两声,调皮的也把他另一边脸颊也捏红。「苹果肌。该多点表情,多跟人聊聊好吗?有没有跟小嬅好好聊过了?她也很关心你。」

「我们聊完了,学长不用这样做的。」胤华说完低下头,盯着踩在光洁磁砖地上的脚趾头,想到欧学长同他说的话,思索了一下,又道:「最近很不懂江学长在想什麽,为什麽突然问我怎麽不让你喜欢我的话,又说要顺从心里想的。你根本就不喜欢男生,从小嬅把事情说开後我就想退开来了,但是每个人都抓着不放,我不坚持不行,坚持也不行,怎麽做都不对,要我怎麽顺从心里的想望……」

胤华好似相当苦恼,脚趾也局促不安的在地面上抠着。「小嬅也莫名其妙不再反对……江学长,我真的不奢望你喜欢我,我们就当学长学弟就好。喜欢女孩子还是比较幸福──呃,痛!」

脸颊又被捏住,这次力道不同於方才,很痛,痛到抽不开嘴也合不上,不一会眼睛跟脸一样红。「你要不要对自己有自信一点?你要我去喜欢女孩子怎麽不先问问我为什麽那样对你说?」

胤华傻楞楞的看着他,没有发问,眼眶越来越红,再掐下去估计不到几秒,眼泪就要疼得掉下来了。晋海收手,手掌改贴在他颊边,姆指轻轻摩娑被他掐红的地方。「你不问吗?你不问我很难静下心看书。」变相威胁。

俄顷,胤华呐呐开口,问句像嘴里有颗卤蛋不清不楚,眼神也根本没对上。「……为什麽?」

晋海或许也没能听清楚,却还是直吐了憋在心里好一阵子的话。「我想让你待在我身边。」後续的话晋海说起来变得别扭许多,「你一直都是很容易被人喜欢的,要喜欢上你很简单,请你对自己有自信点,好吗?屏除性别,我说不出抗拒的原因。很多时候默默的做很令人心疼,你说你不知道要做什麽,在这里你可以找到的话,那就不要走。等阿牧毕业,搬回来一起住?」

胤华一眨眼,眼泪扑簌簌地落下。「你知道你在说什麽吗?你没有同情吗?」

晋海傻眼,翻了一个大白眼,沾到泪水的指尖用力的戳着胤华的眉心,把两眉中央弄得湿漉漉,语气不自觉强硬起来。「我有点喜欢你可以吗?如果你现在告诉我,要是没有你爱我那麽多就不要,还觉得这个喜欢是同情,你现在就拒绝!然後放弃你的死心眼去喜欢别人!」

胤华双眼发直傻傻的望着晋海,半晌说不出话来。「别哭了,快停……鼻涕都流下来了!」晋海忙抽过几张面纸,胡乱在他脸上抹,眼泪鼻涕全混在一块。

「……我会搬回来。」胤华吸了吸鼻涕,接手处理自己的麻烦。

「谢天谢地。」晋海感激的快朝天膜拜,他忍住了,把学弟制造出来的大小馄饨全数扫进垃圾桶,轻轻的在他额头上盖下一个吻。「明早我跟阿牧说,他们一定会很开心。」

胤华望着晋海愉快的笑容,扪心问:这样,真的可以吗?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