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奶摸下面的激烈床震下载床震描写 - 蓝天影院

吃奶摸下面的激烈床震下载床震描写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831更新:2021-11-24

「欧学长,你说我去变性好不好?这样就不会影响学长了……」胤华吃掉一块苦瓜,一片鱼肉,又扒了口饭,沉吟半晌也没发现对方被自己的问题给问得吓傻发愣,什麽话都吐不出口,就痴痴地、惊恐地瞿着他的脸,自顾自地说:「孩子也可以用领养的解决……」

品管陡然惊醒。瞠目结舌的对上胤华一脸认真的神情,天方夜谭般的想法如此轻易的被宣出口,这到底都──

品管企图用打哈哈的方式去接续这个话题:「都什麽年代了,媳妇还真管要女的啊?」

胤华皱眉,嘴里咕哝两句又说:「我是认真的在想,真的认真。」

品管这才意识到胤华的话语里有十足十的认真,压轻嗓音,再问一次:「你在想什麽?为什麽想要去变性?」

胤华木讷着一张脸,只剩下眉间那道皱摺,冷静到近乎恐怖的声音说:「这样就不会不甘心了。」

「你在不甘心什麽?」品管不解了,话题是否有点跳跃?

「我不想要放手,可是学长用一脸向往的表情跟我说在产房实习的事,我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胤华的嗓音顿时变了,像只颓丧战败不知该何去何从的野兽,发出嘶鸣。

霎时,品管找不到任何方式去开窍这位完全走入不同境界偏执的学弟。

「胤华别多想,阿海有直接告诉你他想要像正常人一样生孩子吗?没有吧,那你就不该杞人忧天的去多做烦恼,他不是跟你说了,用眼睛、用心去看他做的事情,你这样一想,是不是又要把状况推回两年前那样,你难受、他也难受的时间点上?」品管拍拍眼神略微失焦的胤华脸庞,企图唤回一些注意力,好听进他方才说的话。作用多大不清楚,先稳定下来再说。

「你们需要聊聊,你这样回去会有问题的。把饭吃完,我把阿海找回来。」品管起身踅到窗边拨打电话给阿海。

电话很顺利的被转交到正跟住院一起安抚病人的晋海手中,今天原先是没有排班的,甚至连休假都被规划上去,但身为医学实习生已经被医院比照医生来办理,病人无理取闹安抚无效没辄,最後只能请护士打电话通知晋海,回去协助住院。

电话一听,只觉得事情大条一颗头胀成两个大,上班的情绪都没有了。晋海只能硬着头皮匆忙的跟住院再请一次假,把事由真假参半地说出来後立即被获准,包袱款款回家去。

搬家後的优势又再次显露出来,一路上也多亏车少时数又比平常高,约10分钟晋海已经气喘吁吁的站定在胤华的面前。品管想要拦下来先转述对话的时间都没有,只好在当事人面前重新复诵一次完整的对话。

晋海率先开口他放轻口气,温柔询问:「我是喜欢小朋友,但我也说了他们没有你好。再说,我两年前跟你说过了,若你今天是女生我们或许不会相识,怎麽又提到这件事了呢?」

品管早早闪避一旁,却抵不过好奇心,悄悄坐在两人的房间门口听客厅那有点模糊不真切的对话声音。又是类似的事,他在对自己不满意什麽?

对於这种,骂醒就好了!品管心想,继续听。

胤华睁着大大的眼睛,眨吧眨吧好几下後语气缓慢犹疑:「我不想影响你……」他突然间又急急地换了口气,变得急促且杂乱无章:「我真的很担心会影响你,不要说两年前,我都不知道我爸妈怎麽跟你聊的,他们会接受这件事出乎我的意料,不对--真的觉得让你跟我在一起对你很不公平,你可以有更多选择--」

「停!胤华停下来!」晋海越听越气双掌重重的拍上胤华的双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底下的红印子随着血液蔓延开在手掌范围外。「可以不要自卑吗?你是男是女已经没有关系了,什麽叫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我现在选择的是你,怎麽选你就不是选择了,你的标准很奇怪,你的选择就算数,我的选择就有错,所以现在你是要告诉我,我选错了让我把这选项去掉,改选别的?你要这样吗?」

「不要!」他突然间大吼,「就是因为不要、不甘心我才想到这个烂主意!我没有说你选的不算数,我没有否认,不要否认!」

「你现在就是在否认,否定我、否定你自己!」第一次,晋海第一次这麽愤怒的吼一个人。不只胤华被吓到,躲在里头偷听的品管也大吃一惊。「不能多相信自己一点吗?你既然可以跟我住在同一屋檐底下暗恋我一年多没有任何动静,那时候那麽坚信自己可以一直喜欢下去的念头去哪里了,拜托用在对的地方好吗?」

胤华不怕死的又回嘴了:「那时候不一样,只要待在你身边看得见就好了,当时我是这样想的!」

晋海抿唇点头,紧迫追问:「现在呢,不是一样想待在我身边吗?」

「想啊,但--」戞然中止,晋海气得用拇指跟食指去捏住胤华的嘴唇,让它们乖乖闭合。

「但什麽,你非得要听到我说:好,我今天就去找一个女生来,才肯罢休吗?」晋海甩甩头,放开他的嘴巴改拉住快把牛仔裤挠出一个大洞来的手。「你怎麽这麽残忍又不负责任?等我选择跟你在一起後又要我去选别的。你对我的感情是一回事,我对你的就不是了吗?」

室内陷入一片死寂,品管窝在房门口不断在心底默念:清官难断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

晋海死死盯着胤华看,而对方只是拿着光洁的头顶面对他,唯有两人交握的手可以感受到他现在的情绪,很紧张很害怕、恐惧,不停抖着。

太阳逐渐西移了,剩下来的时间不多。

「我……」胤华这才把头抬起来,眼眶红了一圈,但是没有泪水。「对不起……」

晋海原比先前理智稍稍回笼,但口气没变多少,他说:「别跟我说对不起,每次听你讲都没有好结果。我现在只想听到你要我怎麽做,或者你要怎麽做。」

晋海挪动位置,坐的离胤华更近,膝盖抵着膝盖。他吸口气缓慢地说:「先记住一件事,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後我没有任何的不习惯或不自在。你一而再的要求我去选别人又说不甘心,真的拿你没辄。现在我把选择权给你,要是觉得是你影响我做决定,那你选,选一个你觉得应该要会是的答案告诉我,我顺从你的决定。」

胤华惊恐的看着他,指尖更抖了,晋海感受到却没有说半句话,只是把人拉过来,轻轻的搂着,往他唇上盖下一吻,近乎呢喃的口吻在他的唇上厮磨:「你回来那天,我真的很开心,那是第一次、我们交往第一次想要把你推倒……但是现在就不多说了。我送你去集合地吧?」

晋海起身拉起胤华,高呼一声阿管,他一手拉着学弟一手拖着学弟的行李朝外走去。还没出大门,一股力气把晋海往回拖,品管在门外撇见的画面就像恐怖片一样,主角露出惊恐的表情,上身往後倾,像被鬼拖着走,最後脚也消失在门框边缘。

他探头一看,不看还好一看都觉得眼都要瞎了,慌忙转开眼,想想又把大门虚掩上。没必要、没必要闪邻居。

胤华在门前停住,甚至使力把晋海拖回来,猛然地熊抱住人,额头抵在晋海的背脊上,嗓音颤抖哽咽,他说:「我怎麽会这麽愚蠢,谢谢你喜欢我……谢谢……」

後文是无论如何都吐不出口了,胤华只是一声又一声的谢谢,他首度深刻感受到学长的无奈跟心痛,没被骂醒都不知道别人的痛苦,他近利短视地只顾自己痛,而忽略了被他考虑的人的感受是否与他的痛一样,再他想放手的时候,被莫名放生的人的痛苦是难以言语的。

恍如七天前的玄关,情境竟是截然不同,晋海在刹那间被吓得背脊僵直,耳朵听着学弟模糊哽咽的词语,内心狂颤地等待答案。

适才说得那麽爽快,彷佛豁出去般的豁达,事实上全然不是那麽一回事,顺从是什麽傻话?他要是顺从还会有现在吗,还能坚持到现在的程度吗?无论是课业、事业,亦或背後的爱情,若只会顺从,一样都得不到。

迟迟等不到下文晋海只好主动追问,早死晚死一样是死,死了没关系,痛过後可以置之死地於後生,所以他问了。「我需要去选别人吗?」

背後的脑袋左右晃动。

「要不要多相信自己一点?」他追问。

背後的脑袋停了下来。

「多相信自己一点吧,别再谈性别问题了,这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它已经被解决了。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是你,麻烦把这句话牢牢的放在心上,别再去推翻了。」

额头还牢牢地贴在背上。

「所以多相信自己好吗,胤华?」再问一次。

这次终於坚定的点头了。

「要转过来吗?让我抱一个。」晋海戳戳盘踞在他腰间的手臂。

两人身高相仿,没办法像抱树直接贴着转一圈,胤华松开手主动绕到晋海面前,让比他高大的对方拥抱住他,晋海的头沉重的压在他的肩膀上,贴在他背心的手很大很温暖,一下又一下用摸猫咪的方式抚平他身上一根根立起的毛。许久後晋海退开一点距离,抬手在胤华眼前比划了下自己的嘴唇,在暗示些什麽。

胤华往那处看,迟疑三秒直直贴上。

课题又回到胤华身上,晋海的难关只有一开始,他将性别放置在学弟的感情後方,一旦接受了问题也不复存在。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唯独一点,就是乖乖学弟喜欢在这段路上设置很多的关卡,让他去闯关,而且还莫名的无新意,老在同样地方打转。

心魔要想办法克服,否则总有一天成大毛病,他要他相信自己,要相信才会去看清,也才会相信他是真的喜欢他。没有人喜欢被喜欢的人一天到晚质疑,非常的难受、苦涩,他可以理解学弟的质疑,但无法永远的吞忍,所以他需要胤华学着相信他自己,这段感情才能走下去。

晋海加深这个吻,认真的记忆又要离开好一阵子的味道後才放开。

当他们到集合点时,大多数的人也已经到了。上车前胤华怯怯地拉住晋海,他说:「我会学着去相信自己,学长们上班加油。」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