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文章详情-床戏短文 - 蓝天影院

床戏文章详情-床戏短文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503更新:2021-11-24

哟哈,这次是原创短篇。

首先这次为什麽会写出这篇东西呢,原因是在於我之前一直想写去日本的游记但最後都没写

然後今次这篇的舞台就是发生在日本的故事

女主的背景就沿用我去日本的理由,然後在戏院遇到男主的故事

然後我最初为什麽会想到这个故事呢

是因为我真的去买票买了去看「只要你说你爱我」的电影

然後买票的时候,我真的因为有点紧张(因为太多人而且所有售票员看起来超忙,我一个外国人给人家添麻烦就不好了)只想着去买的时候什麽都不说,先说电影名称好了

就在那一瞬间,我好像因为太紧张所以说话都走音了

加上电影名称念起来也让人怪害羞的

於是在走音的一瞬间,想到如果有人因为这样子而误会了就搞笑了

所以才在一瞬间想到这样的故事

当然,这是我在日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WWWWWW全都是幻想

不过多少去旅游的地方还是我真的有去做过的,於是就用这篇小说来取代一下游记吧

不过呢,我一开始写这个的时候还觉得挺纯爱挺有趣的…

但是写下去之後,不用好几页突然就觉得好焦躁好讨厌

你妹这是什麽现充故事啊

所以,请别觉得我很花痴竟然把自己写进爱情故事里什麽的完全没这回事

应该说比起女主的话,我更加是站在男主的立场

不过男主也有够让人受不了的

我本来是想写一万字左右的,你妹才写开头不久就破一万五了,我究竟在干什麽还不如去写大海原本

於是第一章就这样了,越写越长让我觉得不能不分P啊

020920141725梦羽翔

我的初恋终结在这个夏天。

盛夏的阳光在这片城市洒遍金黄色,直至落至肌肤的温度彷要连骨髓都给吞噬的程度,炽热得整个人都在日光下融化。门庭若市的人流涌挤得难以穿插,连繁忙的交通所喷出的废气都为这夏日的高涨更加催升。耳边迂回着街道的嘈杂,更让胸口的郁闷更加鼓噪。

目瞪着从外头走进来的客人都受不了炎热而一副汗流浃背的模样,握起拳头的我恨不得感谢起打工场所在设有空调的室内。

「喂,来帮忙罗!」

听见前辈的叫唤,立马提起精神奔过去。

场地一下子流进密集的人群,招呼客人的前辈们纷纷都忙碌起来,甚至忘记提醒我该负责甚麽工作了。尽管开始这份工作才一阵子,但聪敏的我很快让工作上手了,这一定让前辈松了口气吧。

不过每次瞥见这赫人的光景,总会令我慌乱起来,害怕跟不上前辈们的速度。

整理好制服,连忙伫在空下来的收银位。

扬起笑容,提起手。

「下一位客人,请来这边。」

虽然每次这个时间点都让我过得急促,不过我还满喜欢现在的打工。

我的工作是在戏院当接待员,主要在柜台协助客人买戏票,偶尔亦会去水吧部卖爆谷跟饮料以及带领客人进入戏院。平常没有太大的工作量,也有掩盖阳光的盖顶,距离学校与家也只有几个车站而已,实在没有抱怨的地方。

该抱怨的,也许是有时候还是会不小心犯错吧。

每次下课或是假日都会来打工赚钱,偶尔与朋友们一起外出,每天过着日复一日的日子。这麽悠悠的时间让我很享受,当然也有让我有种平庸得纳闷的感觉。

而那一天,这样的生活中那个少女带来了令人惦记的小插曲。

现在也不时生起回到那段时光的念头。

「下一位客人,这边请。」

提起手,向冗长的队伍挥手示意,在柜台前的职员们都争分夺秒希望尽快解决客人买票的需要。而伫在队伍最前端的少年愣了一下,慌张地走近过来。

走至眼前的少女双手不安地抚在胸前,小小的个子不断打量着周遭,惧怕些甚麽的样子。

真奇怪。

来看电影的客人基本都是三五成群,多数都是与情人跟朋友一同前来。然而这位少女却是独自前来的,看上去也不像希望独自一人。

虽然并不常见,不过这种情况还是有吧。

有喜欢的电影想看,但没有朋友愿意陪同。

「请问客人想看哪出电影?」

扬起了营业用笑容,以最亲和的态度来接待少女。

听见这麽一问的少女刹时双颊泛红,眺望过来的双瞳也惆怅了。

而少女微启的双唇迟迟未启口,不禁不解怎麽回事。不过她好像鼓起了勇气,使上浑身的力气把话给吐出来。

「す、好きです!(喜、喜欢!)」

似乎太过用力,不小心还拔高了声调。

「咦?」

不晓得为何连自己的脸颊也发热了。

告……告白吗?但是,这不是头一次见的女生吗?难道说是一见锺情?抑或是从以前便悄悄地在背地里关注我的女孩?终於,我的春天要到来了吗……。

「”好きっていいなよ”(只要你说你爱我)……这部电影。」

搞半天并不是。

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语调因紧张而拔高了,感到羞赧的她立马调低音调。

「是这部电影吧,我知道了。」

心里不由得泄了口气,不让这份失落暴露而依然面带笑容操作着电脑,灵巧地循作程序按出了画面。

是最近上映的爱情片,从漫画改编成电影的作品。看这部电影大多都是情侣,亦有不少女子高中生为了这部作品而到戏院监赏。

这个女孩大概是後者吧。

「请在萤幕上挑选喜欢的位置吧。」

少女的双肩一颤,圆滚滚的双眸打量着我的神色,花了片刻才意识到我的话而投视萤幕。思考了片刻後,少女张开那桃色的薄唇低念着。

「F……23。」

当念出二十三的时候,那双墨眸不时窥视着这边,似乎心怕些甚麽,而在那一刻便理解了少女所惧怕的事情。

她是外地人啊……。

由於以不纯正的日语念出那句数字後,很快便意识到这件事。

少女也长着亚洲的脸相,本来还以为是本地人。但意识到这点後,我也不禁紧张起来了。

若果有甚麽沟通障碍的话,那就糟了。

「好的,四点三十分的场次、F23号座位,戏票在这里。」

接过了她所付的钱後,双手把戏票交给了她。

拿到戏票的一刻,她的脸上无意识绽着笑意,那一刻的微笑让她有几分可爱。

果然是很想看追部电影吧。

目瞪着她仔细看着戏票的背影,脑海刹时冒起一道疑问而担心起来。

……她应该听得懂日语吧?

不过这不是我该担心的事就是了。

再度提起笑容,继续接待客人。

那个时候的我,以为我们只有那次的一面之缘。

反正是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也没必要再见面吧。

投入工作的我好不容易渡过了电影开场与完场之间交接的繁忙时间,大家都俐落地结束了接待客人的工作,宽敞的场地只有零星的客人留守,等待着电影开场的时间。

而几个员工打闹着,打着呵欠看看手机,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将近两小时了。

「到你下班罗。」

被前辈叫唤了一声,被告知了这道令人欣喜的消息,高声回答:「是!」

然而继续留守岗位的前辈似乎对我这过於明朗的态度不悦,重力地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哎哟!前辈!你真好色!」

不过这个词却戳中了一贯认真作风的前辈的愤怒。

「色你个头!你可别忘记明天还要上班!」

这句话一下子灭去下班高兴的心情。「哎哟前辈。」

不过语气严谨的前辈也只有在嘴巴上凶恶,实则是相当温柔的前辈。

「……回去别忘了带伞,现在下得正大雨呢。」

看吧。

每次目见前辈故意别过身去,说出温柔的说话,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是!!」

响彻耳际的高叫吓得前辈双肩一颤,前辈立马蹙起眉头几近暴怒地回过头来。在前辈正要开口大骂之前,率先发出爽朗的笑声躲开了前辈下一轮攻击。

在更衣室卸下身上的工作制服换回私服後,与在其他部门打工的女生道别後,正想把储物柜的柜门关回去,眼角不经意瞟见置在上面的摺叠伞。

说起来前辈说过现在在下雨呢……。

毕竟一直待在室内,根本没有窗户可以看见外头的情形,但亦看到不少客人提着湿漉漉的伞子走进来令地面都变得湿滑了。

扬起了唇角,拿下了伞子。

「呜哇,好大雨呢。」

步出了戏院所在的商场,脚步停在承着雨水的屋檐下,执起伞的同时昂首仰望这片盛大的雨帘所覆盖的街道。布满阴霾的天空没有透出一缕光,反而沾上夜幕的黑暗,令这片雨染得更加沉重。

人来人往的的景色映进眼瞳,匆忙的步伐水沟泛起水花,连我的裤脚也无法避免地沾湿了。正要撑开伞子的我,突然间在雨间飘散着淡淡草木的香气。

顺着气味飘扑过来的方向看过去,一道娇小的身影闯进了眼眸。

披着白色披肩,米白色的连身裙有着纯洁的气质,长至胸脯的褐色蜷发让小巧的脸蛋更加可爱。苦恼地皱着双眉,少女一脸不安的模样。

是那种散发着凄然气息,令人怜爱的女性……「啊!」

一不小心惊叫让出唇边,身旁擦身而过的路人不禁投以狐疑的目光。当然,伫在身旁的少女也疑惑地蹙起眉头回看过来。

「啊、不……。」

糗了。

颊边刹时泛起热意,身肢也慌乱起来。

感觉到黑眸注视过来的强烈视线,更让思绪紊乱起来。

「sor、sorry,那个……。」

她就是刚刚买票的女孩吧,仍然记得她是外地人,一下子要使上不流利的英语交杂着日语,更让言语语无论次起来。

然而那双黑瞳宛如宝石般真挚地凝视着,没有别开视线。

「甚麽?」

桃色的双唇念出了两个单音。

「咦?你会说日语喔?」

总觉得说了一句很无礼的疑问。

然而少女并没有介怀,反而漾起微笑。

「那个……怎麽了吗?因为你叫了一声……。」

也是,她还没认出我来吧。

「很抱歉这麽失礼,那个……你刚看完电影?」

也不晓得自己在说甚麽,抽搐起嘴角装傻地搔痒着後脑枃。

当然少女一副不然所以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仍然柔和地回应我的疑问,可见她本性相当善良。

「啊、嗯,为甚麽知道?」

那双圆滚滚的墨眸相当绮丽,单是回看便感觉被吸进去的深邃瞳仁。

「啊,我是那个时候的售票员。」

可是少女似乎还没理解我的话,不解地歪着头。

「售……票员?」

难道说没能理解这个词是甚麽意思,不会吧?

大概这让她感到羞愧,少女眯起双眸扬起苦笑。

「抱歉,我不太会日语。」

原来如此,看来也不是很会日语啊。

唔,这倒是麻烦了,要用多简单的言辞她才明白呢。

「售票员是卖票给你的人,这样能明白吗?」

应该是理解了我说的是甚麽意思,她露出非常开心的笑颜。

「嗯!又学了一个词了,谢谢!」

就如孩童般相当绚烂的笑靥,不禁让心头一暖。

仔细听听,还能听见忐忑的心悸在敲动着胸口。嗯?为甚麽?

「啊,那麽说你是那个时候的……我记起来了。」

这是怎麽回事。

「说起来,你看得懂电影的内容吗?外国人看的话应该很难吧,字幕也没有。」

撇去了烦嚣的思绪,漾着微笑以安抚少女。

「啊、嗯……因为本来看过漫画,而且电影的日语并不难,所以基本上还是理解到的。」

原来如此,所以才特地来看这部电影啊。

「雨,一直在雨呢。」

再次眺望灰暗的天际,雨水承载的悲伤似乎也在少女的脸上渗有色彩,让她看起来相当忧伤。

「也不知道下到甚麽时候,不早点回去就糟了………」

若果可以拭去她的苦闷就好了。

那个时候,我察觉到了。

那种扑入鼻腔的气味,是她发间弥漫的香水味。

异於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散发令人呛鼻的气味,残留在她身上的香气是掺合了花草的大自然香气。

让人感到很陶醉,不让人讨厌。

「雨……。」

目光描绘着她的脸廓,最後落至那双绮丽的桃色唇瓣。

「……若果时间能停留在此刻就好了。」

「咦?」

蓦然回首的双目,一时令我心跳一止。

「啊、甚麽都没有。」

奇怪,我刚刚说甚麽了。

突然意识到握在手中的伞子,思忖到一个点子刹时止不住笑颜。

「说起来,如果没伞的话,一起走去车站如何?」

「咦?可以吗?」

「嗯,反正大家顺路。啊、你应该也是去车站的吧?」

「嗯!」

烦恼解决了,少女绽出相当灿烂的笑靥。

太好了。

撑开了伞子,两人互相配合彼此的步调,一同走在伞下。细听着雨水打在伞子上的清脆乐章,彼此的距离很接近,泛在她身上的气味更强烈了。

游走在众人之间,我们慢慢在城市中穿梭。

可以目见车站的方向,我在心底祈许着到车站的路程不要太快。

「那个、你那边淋湿了。」

注意到我左肩暴露在雨帘下,她露出旁徨的神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没关系,我是男生嘛,总不能让女生淋湿的。」

「不,……我是在想,再靠近一点也没关系。」

「咦?」

她的音调越渐越小,最後几乎听不见。而且,她也不晓得为何别开了目光。

「这样,」

倏地,她伸手拉住我的手臂,往她那边拉了过去。

「不就不会淋到吗。」

左肩真的没有淋到了。

反之,更加靠近她了。

逼不得已彼此的身躯触碰着,像是情侣们再也自然不过的行为。

不经意瞟见一眼,她的颊边泛起一抹红。

也不晓得是否雨天的关系,那份热意好像传达到我身上,连我也感受到。

总觉得,好害羞。

也许她也是同样心情吧,所以不再说话,令氛围也变得相当尴尬。

「那个……。」

为了调解这种气氛,嘴巴率先开口了。

「你、你的日语说得还不错呢,以外国人来说。」

唔,这样说会很失礼吗。

但她似乎也很自然地接话了。

「嗯……因为我一直有在学习,虽然还没有很流利。今次来到日本,也是为了学习日语的。」

「咦?是这样吗?那麽说是留学生?我还以为你是来旅游的。」

「嘛,这也是其中之一啦,毕竟我是初次来到日本的。」

是这样啊。

这段期间还能一边听见她的事情,一边一同步至车站,更加了解她让我感到很高兴。

「到车站了。」

听见她的嗓音一瞬把我的意识唤回。

昂首眺望眼前的车站,人来人往的繁忙场所让置在路中心的他们也不免被旁人碰撞了好几次。观察到他人的眼色,她便连忙开声跟我道别。

「真的很谢谢你。那麽,我先在这里……。」

不行。

瞥见她正要曲身鞠躬之际,心底传来一声呐喊。

「道──」

若果在这里说再见的话,我觉得我再也不会与她再见面了。

「别──」

「等等!」

待她「了」字还没道出口,焦虑早已失去理性地脱口而出。

而在她愕然的视线之下,思绪慌乱了起来,逼使脑袋挤出言语。

「那个……你来这里多久了?到这里後,知道要去哪里玩吗?」

那张呆若木鸡的表情诉说着不解我提问的意图,不过她也没有疑惑地回答了。

「诶……我到日本不到两星期。我是看旅游书走的,不过只有我一个走没有朋友……所以很多地方也不能去。」

提到朋友一词上,依稀能感觉到她的语调间牵着些许孤寂。

这也正好让我承机而入了。

「那怎麽行,当你回国後说不定有很多地方没去到而後悔了。」

「哈啊……。」

投视过来的墨眸试图洞悉我的思绪,看样子她似乎是很容易被人牵着走,无法勇於表达自我的人。

不由得扬起唇角。

这也有利於我。

「没办法!还是由我这个本地人带你走吧!」

待续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