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虹市首富》到《独行月球》 “好听”全靠他 - 蓝天影院

从《西虹市首富》到《独行月球》 “好听”全靠他

来源:蓝天影院人气:203更新:2022-05-14

《幕后》:专访电影作曲家彭飞 创造幽默的音符 时长:05:17 来源:电影网 展开 《幕后》:专访电影作曲家彭飞 创造幽默的音符收起 时长:05:17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一部电影中除了令人难忘的角色、情节,也总有几首旋律伴着故事一同萦绕在我们耳畔。

那年火热的暑期档,谁没跟着火箭少女101一起在《西虹市首富》里燃烧过《卡路里》;“5·20”纪念日,莫文蔚低沉的《这世界那么多人》想必唱哭了一些正因爱情感受酸甜苦辣的小情侣;而李焕英哼唱的那首《萱草花》,更是令大批观众因为亲情破了防。

作为这些歌曲的创作者,彭飞将为电影配乐的过程视作一种理解与陪伴,抛开“上帝视角”,从叙事出发带领观众走进一个故事,进而对角色产生同理心。

继春节档黑马《这个杀手不太冷静》之后,眼下,他又开始忙碌于开心麻花全新科幻力作《独行月球》的配乐工作。参与多部爆款影片、手握多首大热歌曲,彭飞究竟有哪些创作秘诀?

《卡路里》拒绝洋气追求“上头”张小斐唱红《萱草花》出乎意料

《西虹市首富》插曲《卡路里》应当算是彭飞电影配乐工作中最早“出圈”的作品。谈起这首歌的创作过程,他依然记忆犹新。寻找《西虹市首富》创作支点之初,彭飞首先想到的一个词就是“野生”,在一个谈论“金钱”的故事中,用尽可能自由的音乐去寻找野生社会的丛林法则。

影片剪辑随后给他带来了一段《西虹市首富》定片,参考音乐是一段外国歌手的说唱,“他们告诉我,这段(戏)很重要,但现在很发愁。我说你愁什么呢?他们说大家看完这段之后觉得很无聊。”看完定片的彭飞也没懂这段戏究竟在讲什么,于是他直白的告诉对方,“那可能确实是音乐的问题。”

《西虹市首富》的创作场景中,有很多热闹的、群众文体向的场景。这个时候使用一首外国歌曲,显然有种割裂感。“我们想让它靠近广场舞,又有点流行的感觉。这个时候我们就考虑找女团来演唱。”

然而听过大量女团作品之后,彭飞感觉它们“太可爱洋气了”,“我们也不想让它看上去像个MV,过于时尚,它需要是一首中国语境的,魔性的歌。”于是,在2分钟内不断重复魔性语言的“燃烧我的卡路里”诞生了,“就是让观众上头,虽然很多人听完觉得特别无语,但(达到了影片)讽刺的效果。”

因另一部爆款影片《你好,李焕英》收获观众喜爱的插曲《萱草花》,它的走红则让彭飞有些意料之外。

“当时贾玲说电影里面需要一个类似于童谣或是摇篮曲的歌曲,有小时候的感觉出现,我就先写了这段电影配乐。到了片尾曲,大家选了很多歌都太不满意。我们就说试试看把这段旋律变成一首歌行不行。”

为此,彭飞又找到了《卡路里》时的创作搭档,一起在这段旋律中寻找和融入“女儿写给母亲的情感”,“它契合了这个电影中,你以为是你成全我,我以为我在成全你,其实是我们相互成长的过程。”

写完《萱草花》之后,彭飞还专门找了一位歌手录制小样,但最终这首歌还是交给了张小斐:“之前,我对于演员唱歌这件事没有太大把握,没想过哪个演员能把一首歌唱‘红’,唱到让大家传唱起来。”

从《西虹市》《杀手》到《独行月球》电影配乐如何成功辅助剧情服务角色?

眼下,彭飞正受邀为开心麻花新片《独行月球》进行配乐创作。对于这样一部集合科幻和喜剧元素的作品,彭飞表示,科幻喜剧风格相对的技术表达,在好莱坞电影中也很少见,中文语境下更是全新的尝试与挑战:“因为科幻性的大场面,它是需要大体量的这种,交响乐给上去,观众才觉得过瘾,但是喜剧呢,它又是需要轻巧的,因为喜剧一旦用力(过猛)就会尴尬。所以我们一直在平衡这个(度)。”

彭飞坦言,《独行月球》这一次的创作,技术层面并不复杂,风格和节奏的整体把控才是难点。目前,影片音乐写作的第一稿已经接近完成,按照他与麻花团队此前多次合作的经验,如果一切顺利,通常一稿就能基本“定调”。

无论是上文提到的“野生感”《西虹市首富》,还是春节档刚刚诞生的爆款《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电影团队都给予了彭飞充分的信任和空间。而这些默契的养成,也得益于彭飞对于“电影配乐”的理解。

彭飞十分关注音乐与表演之间的相互作用。身为一名音乐人,他希望大家喜欢自己的音乐,但并不希望音乐成了一部电影最吸引观众的地方。“我很感谢导演们拍了那么多空镜,给音乐‘加戏’。但如果你的文戏让观众觉得这个音乐真好听,那这件事就有问题了——他为什么会觉得你这个音乐好听?为什么会把注意力放到音乐上?因为他觉得你文戏无聊嘛。”

很多人评价电影配乐:当你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它就是成功了。彭飞则认为这个概念需要辩证来看:文戏不能没有音乐,如果一部电影中的文戏让观众觉得音乐好听,那Ta显然就错过了大量镜头语言表达的信息,说明这段戏并不成功;至于空镜部分,如果观众感觉不到配乐,或者觉得配乐不好,那就是作曲者的失败,因为这些场景本就是视觉信息与音乐信息的共同表达,是作曲配乐的本分。

经过多年的积累,彭飞已经找到了自己创作的圆心,那就是抛开“上帝视角”,跟随角色出发,尝试去理解Ta,更帮助观众建立起同理心与共鸣,辅助剧情、服务角色。尽管创作中也有不少压力,但多部喜剧电影也带给了他快乐:“对人物产生同理心之后,那种‘写进去’的状态可能会带来精神上的压力,但写喜剧片是快乐的。”

文/Buck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