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头上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东北乱伦 - 蓝天影院

炕头上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东北乱伦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998更新:2021-11-24

「王妃娘娘,太子殿下和那个狐狸精实在太可恶了,完全不顾及您的伤势和肚中未出世的孩子,太子殿下还执意替她求情。」

红梅将殿内发生的经过告诉尔琴,并替尔琴抱不平。

「我用我肚子的孩子换取他的关爱,但他竟然连半分的在乎也不愿意给我。」

尔琴知道李阎非但不关心她小产,甚至还替上玄求情,她恨意难消,用力的将碗摔个粉碎。

「既然他这麽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

尔琴咬牙切齿地说着,并要红梅附耳过来。

红梅一听完尔琴的计画,惊吓不已。

「王妃娘娘,要是被发现是我们做的,那⋯⋯」

「我会担全责,你只要照着我说的去做便好,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麽叫做爱而不得的苦。」

红梅虽有些犹豫,但尔琴的性子她很清楚,所以她也只能照办。

「老妖,老妖,事情不好了。」

婉儿急冲冲的跑到水隐之地。

「是什麽事?」

老妖护法看起来显得吃力。

「老妖,你这是怎麽了?」

「我没事,只是这数月以来我一直用灵力护法,过於疲惫罢了。」

「那我来帮你。」

婉儿也做了下来,一起护着胤夕的魔丹。

「你刚刚说什麽事不好了?」

老妖终於能喘口气说话。

「上玄被幽禁在寒深门了。」

老妖一听,连忙要婉儿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他。

「寒深门是寒风刺骨、重露厚霜之地,即便是魔族人也没人敢进此地,更何况区区凡体,如何耐得住凛冽之气。」

「那现在该怎麽办?」

「若是要救上玄,不能只靠李阎,或许苏啻能帮上忙。」

「苏啻?」

婉儿几乎快忘了这号人物。

「就是和上玄有缘无分的那个苏啻。」

「他能帮上玄?」

「苏啻平日虽屌儿郎当,但他可是堂堂一名密探,他精通各种查案方法,请他再适合不过。」

「那他怎麽可能愿意帮上玄?他可是很喜欢尔琴。」

婉儿一边说,一边白着眼。

「总之死马当活马医,否则怕上玄恐是活不过三日。」

婉儿听完,便赶紧跑回大允国,求助苏啻。

「宛菁?你怎麽来了?」

苏啻见到站在门口的婉儿便向前询问。

「苏公子,我来是想求您帮忙。」

於是,婉儿将上玄和尔琴一事告知苏啻,苏啻听完面有难色。

「那除了上玄在场,还有其他人在吗?」

「没有。」

「那事情恐怕就有困难了。」

「苏公子您这话是不愿意躺这浑水吗?」

「宛菁姑娘,您误会了,我当然肯帮忙,但⋯⋯」

「但什麽?快说啊!」

「除非有第二个人可以证明上玄是清白的,否则即便知道是尔琴王菲体质虚弱才导致小产,也无法洗清上玄的嫌疑。」

苏啻紧皱眉头,来回踱步。

「第二证人⋯⋯第二个⋯⋯」

婉儿对苏啻的话陷入沈思,她似乎想到什麽。

「啊!我有方法了!」

婉儿大叫一声,原本愁容满面的她,瞬间充满希望的看着苏啻。

「什麽方法?」

苏啻对於婉儿的方法感到既惊讶又好奇。

「苏公子,我知道你善良,既然你答应帮上玄,表示上玄也是你最好的朋友。」

「这是当然,李阎和我是生死之交,他们两人又如此情深意切,帮她也就是帮太子殿下。」

苏啻正义凛然的说着。

「那我要你去偷古目珠。」

婉儿大胆的说着计画。

「偷古目珠?可古目珠已经和二皇子一起下落不明了。」

苏啻不解,古川国已灭,川阳和龙王行踪不明,古目珠也跟着消失,这要去哪寻。

「其实古目珠就在大允国。」

婉儿信心满满地说着。

「这怎麽可能?」

看苏啻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婉儿将苏啻拉到石椅上坐下,将所有事情原委告知苏啻。

「我知道你一定不相信,但我希望你可以帮帮上玄恢复明目,上玄其实一直在找古目珠,她一心念着与胤夕上尊的承诺,而且现在眼下也只有九幽古神能够证明上玄是清白的了。」

婉儿看着一脸吃惊的苏啻。

「这讯息实在太多了,我一时间还无法厘清,总之,你是希望唤醒九幽古神,让她将她看到的情况告知陛下,这样一来上玄就免於受罚了。」

「没错!」

眼见婉儿如此坚定,苏啻决心赌上一把,他不希望上玄就如此枉死在寒深门里。

「那你说古目珠就在大允国,又是怎麽回事?」

苏啻问着婉儿。

「其实,自从上玄回到大允国,她就觉得太子殿下似乎有事瞒着他。於是便派我调查古目珠一事,结果发现二皇子和龙王被囚禁在太阎殿的密室之中。」

「竟然有这种事?」

苏啻简直无法相信李阎居然将二皇子和龙王绑架。

「本来我也是不相信,可是某天,我的头饰不小心掉进闲炎池,我本想弯下腰去捡,却发现水里有东西在发光,後来才知道原来是古目珠。我本想下去池底一探究竟,没想到李阎用一道结界将闲炎池封住,我只能放弃。」

「太子殿下这麽疼爱上玄,还一心要让上玄眼睛康复,为什麽现在又要把古目珠藏起来?」

苏啻实在想不透。

「我想是怕一旦上玄恢复视力,九幽古神就会苏醒,到时上玄便会消失,而李阎他自己也会化为灰烬。」

「所以太子殿下现在的所作所为并不全然是想帮上玄,而且他已有私心?」

「没错,而且他这样的私心害了胤夕上尊。」

婉儿无奈的说着。

「胤夕上尊的魔息如此强大,他若是要取回他自己的神识简直轻而易举,更何况是让九幽古神复活。」

苏啻仍是一副理不清头绪的样子,婉儿见状,狠狠地敲了苏啻的脑袋,苏啻抱头喊疼。

「你这脑袋除了查案行,谈恋爱真不灵光,然怪还未成婚。」

「那你说,胤夕上尊到底是如何想的?」

苏啻揉揉头,问着婉儿。

「胤夕上尊魔气逼人,现在的上玄根本无法承受胤夕上尊的魔气,若是用魔气强逼九幽古神的神识觉醒,恐怕上玄和九幽都会一起沈睡。」

婉儿继续说,

「至於为何胤夕上尊放任李阎胡来,这恐怕是受九幽古神所托⋯⋯」

婉儿说着这句话时,神情带着哀伤。

「何出此言?」

「其实自从在竹林秘道身受重伤後,上玄便能感知到九幽古神在体内的意识,她时常看见九幽古神在神界的记忆,她甚至看见胤夕上尊与九幽古神是如何的亲密和相爱。所以上玄一直想找到古目珠,好让九幽古神与胤夕上尊重逢。」

「可是现在太子殿下⋯⋯」

「是,是李阎的私心害的九幽古神仍徘徊在空虚的幽幽冥界,上玄一直很痛苦。胤夕上尊为了保护九幽古神,用自己的神识化作李阎,守在上玄身边,直到上玄的眼睛好为止。而现在胤夕上尊没有神识,神识又有自己意念,难以控制,胤夕上尊已有走火入魔的倾向,但只要李阎对上玄好,不辜负上玄,胤夕上尊愿为九幽古神忍受堕魔之罚。」

苏啻听完自行惭愧,原来这在魔族中不是只有杀戮练魔,胤夕这样的痴情狂爱,连自己都自叹不如。

「但是现在上玄身陷危险之中,然道胤夕上尊会默许?」

「这是胤夕上尊给李阎的试炼,若上玄没命了,李阎也不可能活。」

婉儿说完,看向苏啻。

「现在你得想想办法把古目珠取来,近日李阎已开始怀疑我了,我不便接近他,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我⋯⋯这⋯⋯」

「既已答应,使命必达,不能反悔。」

看着犹豫不决的苏啻,婉儿抓住苏啻双手,恳求他一定要帮忙。

看着婉儿如此效忠,又想到李阎和上玄的深厚感情,苏啻就答应下来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