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给多人做会导致什么后果多人做 - 蓝天影院

长期给多人做会导致什么后果多人做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995更新:2021-11-24

上玄趁着用膳空档,拿出百草膏涂抹手上的伤,看着自己好了又伤,伤了又好的手,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她想起昔日在何府,有爹娘陪着,宛菁会在闲暇时念话本给她听,这些点点滴滴,让上玄默默的流下泪来。

「你在这干嘛?」

竹夕远远的看见上玄手上拿着东西。

「我在抹药。」

上玄没多想便告诉竹夕。

竹夕看了看上玄手上的药膏很是眼熟。

「这药膏打哪来的?」

竹夕抢过上玄手上的药罐,发现药罐底部刻着「阎」一字,这可是皇室御用药膏,珍贵无比。

「一位挚友送我的。」

「挚友?你哪可能有身分如此贵重的挚友?」

竹夕的话一时间让上玄摸不着头续。

「他看我手受伤,所以送我百草膏。」

上玄解释着。

「不可能,这一定是你偷来的!走,去见韩女官。」

「我没有偷⋯⋯」

竹夕根本不听上玄解释,命令其他侍女将上玄押起来带到韩女官面前。

「这药膏到底是怎麽回事?」

韩女官质问着上玄。

「韩女官,这是我的挚友送我的。」

上玄跪在地上,坚定的告诉韩女官。

「她骗人!」

竹夕在一旁火上加油。

「你说这是你挚友送你的,那你告诉我他是谁,我找来一问便知。」

韩女官严厉的问着上玄,上玄担心会连累景阎,所以不愿告诉韩女官。

「死到临头还死鸭子嘴硬,既然如此,来人,将她拖到招摇殿让皇后娘娘处置。」

於是,上玄便被连拖带拉的抓去招摇殿。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戊肃急匆匆地进殿。

「什麽事情这麽慌张?」

李阎仍气定神闲的看着书卷。

「您得赶快去一趟招摇殿,上玄出事了。」

李阎听完,丢下手上的书卷,急匆匆地走出太阎殿直奔招摇殿。

「皇后娘娘,这婢女私藏皇室药罐还说谎,请娘娘查明。」

竹夕跪在一旁,禀报皇后娘娘事由。

慧柔皇后看了一下药罐,药罐底部刻着「阎」字让她觉得眼熟。

「上玄,这药膏到底是打哪来的?你若说实话,我可以减轻你的罪罚。」

慧柔皇后对这位眼疾的苦命女子动了恻隐之心。

「皇后娘娘,我句句实言相告,绝没有说谎。」

看上玄如此坚定,皇后难以判决。

「皇后娘娘,她一直不肯交代到底是谁送给她,可见盗取百草膏是事实,按照律法以鞭刑处置。」

眼见物证在此,上玄又不肯交代清楚,众目睽睽下,若是不罚,难以对众人交代。

「韩女官,鞭刑伺候。」

皇后娘娘一声令下,韩女官拿出鞭子。

眼看即将动刑之际,李阎及时赶到招摇殿,并从韩女官背後夺下鞭子。

「住手!」

「拜见太子殿下。」

众人见到太子殿下前来,立刻行跪拜礼。

「娘娘,奴才该死,未能通报,太子殿下便闯了进来。」

青婷慌张的跑进殿内,请求皇后娘娘宽恕。

「阎儿,你怎麽来了?」

跪在地上的上玄,听见如此熟悉的声音,才惊觉景阎就是太子殿下。

「母后,这百草膏是儿臣送给上玄,请母后莫要责罚,若是惊扰母后,儿臣愿意受罚。」

李阎跪在地上,慧柔皇后赶紧起身走向李阎并将他扶起。

「韩女官、竹夕二人未经查证,诬陷无辜之人,来人啊,将他们二人拖进吏刑司,严加审问。」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

韩女官和竹夕一听,大惊失色,大声求饶,但侍从仍硬将两人拖了下去。

也许是这审问的过程又或者是连日的劳累,让上玄受到极大惊吓,她整个人晕了过去。

李阎见状,将上玄一把抱起,迳自往太阎殿走去,完全不理会慧柔皇后的呼唤。

在太阎殿里经过淑太医的精心照顾,上玄已无大碍了。

由於上玄身体虚弱便一直待在太阎殿静养。

自从上玄从招摇殿回来後,她总是避着李阎,她宁可装睡也不想和他说话。

李阎知道上玄在气他,所以李阎什麽话也没说,仍每天来探视上玄,帮上玄盖好被子,替她擦汗,每个夜里陪伴上玄入睡。

夜里,上玄醒来,她原本是想下床离开此地。当她克难的摸着四周,她似乎摸到一双手,正当她犹疑时,那双手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你醒了?」

「我不想待在这。」

上玄想收手但李阎不放。

「我跟你道歉。」

「您是太子殿下,身分尊贵,奴婢承受不起。」

李阎知道上玄一旦知道自己身分,必定会跟他疏离,他得想办法让上玄相信他。

李阎爬上床,整个人跪坐在上玄面前,上玄感觉李阎就面对着她并靠近她,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李阎轻轻的牵起上玄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他要让上玄知道他是谁和他的样子。

「你⋯⋯这是在做什麽⋯⋯」

上玄被李阎的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吓了一大跳。

「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模样。」

李阎一手牵着上玄,另一手带着上玄摸索着他的脸。

「你现在摸的地方是我的眼睛,这里是我的鼻子,我的脸,我的唇。」

上玄几乎是摸遍了李阎。

「太子殿下⋯⋯奴才实在惊恐。」

上玄觉得自己心跳好快,是因为害怕吗?还是因为心动呢?

「我从来都没有欺骗你的意思,如果你还气我,你可以捏我的脸直到你消气为止。」

李阎握住上玄的手指,做出捏脸的动作,上玄笑了出来。

「以後,你不要叫我太子殿下,叫我景阎就可以了。」

「这不妥,殿⋯⋯」

当上玄想反驳时,李阎用手指抵住上玄的唇。

「景阎,练习看看。」

「景⋯⋯阎。」

上玄拗不过李阎只好答应了,两人都露出浅浅的微笑。

这一夜,圆月高挂,星辰漫天。

「你听说了吗?」

「什麽事情啊?」

「昨天,太子殿下闯进招摇殿把一名女子抱了出来。」

「竟然有这种事?」

「那女子是谁?」

「听说是那个天生眼疾的上玄。」

整座宫殿的侍女们对於招摇殿审问一事议论纷纷。

「你们怎麽敢这样议论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

红梅上前训斥侍女们,这时,侍女们才注意到尔琴公主就站在她们眼前。

「还不快向尔琴公主行礼。」

「尔琴公主饶命。」

侍女们吓得跪地求饶。

「都起来吧。」

尔琴冷着眼往招摇殿走去,她向红梅使了个眼色,红梅便留在原地。

「你们刚刚是在说什麽来着?」

红梅看着侍女们讨论的如此热闹便好奇的问。

「这⋯⋯」

「若不说,我立刻去招摇殿禀报,剪了你们的舌根。」

侍女们一听,急忙全盘托出。

听完侍女们的话,红梅回到西殿将此事告诉尔琴。

「竟有此事!」

「公主,太子殿下整日待在太阎殿,即使皇后生病也未曾见他到招摇殿探望,如今却为了一个瞎眼奴婢引起如此骚动,公主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好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受委屈,但是从第一次见到他,我便决定喜欢他,没有人可以跟我抢。」

「既然公主喜欢,那我一定助公主一臂之力。」

尔琴点了点头,喝着茶,思索着。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