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猛的挺进去-猛挺 - 蓝天影院

从后面猛的挺进去-猛挺

来源:雷霆影院人气:999更新:2021-11-24

上善接下来三世,都有灵根,步入修仙界。不过上善不愿被宗门束缚,也就没承谷铃情,当了一届散修。

散修要资源没资源,要人脉没人脉,但是上善还是凭借着读档的天赋,修到了金丹,更何况她有一秘境的功法相助。

上善运气也变的好起来,当丹修的时候,会在意想不到的角落发现自己想要的草药。当驯兽师时,偶尔会捡到两个品质不错的妖蛋。当炼器师,还会天降陨铁,同行都说她运气好的过头了。

上善觉得,这是天道在诱惑她干活,但是她,一条咸鱼,坚决的躺平!

炼丹丹炉爆炸,开蛋被自己结契的妖兽反噬,炼铁室起火把自己活活烧死。上善恢复记忆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天比了个中指。

一个火金双灵根,被烧死,这像话吗!就算是异火,被烧死也不像话!

于是新晋单木灵根小天才上善,决定这辈子要干一个不危险的行当。她选择了,傀儡师。

先将自己的修为提到前世的金丹水平,再翻出记载傀儡的功法,上善开始了收集手办之路。

很快各式各样的手办摆满了上善的小屋子,几百年很快就过去了,上善看着一个府宅的手办,陷入了奇异的满足感中。

谷铃来看过上善,她觉得这个傀儡师已经完全走偏了……

一个傀儡不应该耐用,能抗揍甚至厉害的能替死吗。谷铃拿起千年树脂做的可动青丘狐傀儡,却被上善一把夺去,小心翼翼的放回去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求了青丘的人,说了狐狸的特性,才做出了这个傀儡,可别给我弄坏了。”

“上善,你寿命快到头了……”

上善僵住了,掐指一算,怎么就四百多年过去了!

“你打算怎么办?去冥界重新投胎?”

上善僵着脖子,缓缓转过去看谷铃说:“我好像,可以进阶了……”

谷铃呼吸一滞,去探查上善的修为,怒不可遏,高呼天道不公:“老娘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修了几百年,受了多少苦,寻了多少东西才升到元婴,你玩了四百年泥巴,你就金丹大圆满了!”

上善被吓得不敢说话。

过了两三年,她把自己的府宅整理好,出发找了个空旷的地方经历她的第一次雷劫,谷铃站在隔壁的山头,冷眼看着她。

上善没有做任何准备,她是不可能把自己的宝贝手办拿出来挡雷的。天道是公平的,谷铃见上善第一道雷就被劈的外焦里嫩,心里才平衡了一点,结果那雷就停下来,没过多久散了。

谷铃一脸问号,凑近上善,用剑戳戳她,好家伙,被雷劈死了。

上善就和她的娃娃一样脆弱,日常在冥府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喝了孟婆汤又回去了。

待她恢复记忆,她又开始飞快的练级,到了金丹时,练级还没停下来,她看着自己丹田内的小婴孩,惊恐的看向天空,没有雷劫……

假如她加入了哪个宗门,择日的正道新编可能会出现“震惊!双灵根小天才,二十不到晋升原因,竟无雷劫!”这样的标题,她可能会被魔道给抓走,或者被正道杀死。

上善想想这个可能就打了个寒颤,于是她决定为了保命,以及保护她的手办,她要开始研修阵法,方便逃跑。

于是她亲吻自己的手办,依依不舍的和它们告别,新开了个阵法研究的房间。上善,一个平平无奇小天才,花了五百年也没搞懂阵法这玩意儿。

“淦!”

上善突然想起了她当丹修当驯兽师当炼器师的时代,她突然意识到,可能那真不是天道害死了自己,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她蠢……

咸鱼上善决定,接着回去搞傀儡,精美的栩栩如生的傀儡又多了一间屋子。上善抱着其中一个女娃娃,带着她在院子里漫步,折下一朵修秀花别在她的秀发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上善却愈发的不安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于是将女儿摆好,又走进房间制作新的傀儡。新的傀儡是按她自己的模样捏的,用的是硬石,以及当初刚打好胚胎的陨铁。

一个坚固的新傀儡就这么做好了,上善取了一滴自己的精血,和新傀儡结契,傀儡便像赋有生命一般行动了起来。

让上善不可置信的是,傀儡都比她聪明,傀儡竟开始学习剑法。那日谷铃照例来看望上善,看到院内辛勤练剑的小萝莉,冲上去检查她焦急的问道:“上善你怎么了!你受什么刺激了!”

此时上善从屋内走出,手上抓了一把瓜子,边磕边看谷铃真情流露。

“咳咳。”谷铃站起身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上善,这位是?”

“那是我新炼出来的傀儡,不知怎的生了灵智,吵着要了我本剑谱,就一直在那练剑了。”

那小萝莉抬头仰望谷铃,板着脸行礼:“见过谷前辈。”

谷铃见此,瞬间充满欣慰,这才是她当初想要的上善的模样。努力,上进,再瞅瞅一旁磕瓜子的咸鱼上善……

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等上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谷铃离开了,院子里也没了小傀儡的身影。而后上善在桌面发现了一张留信,上面写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行吧……

上善的不安感越来越严重,很快她就发现,外面的世道乱了。这个事实的直观感受是,她正准备去招新大会的城里找她家小傀儡葵葵的时候,意外碰到了魔修的攻城。

她才知道原来南方的魔修已经开始北伐,已经攻打到了这座重要的城镇。她看见一个将士打扮的凡人,她站在城头上喊气,而后带领着凡人士兵冲了下去保卫自己的城池。

凡人们如飞蛾扑火般加入战场,天上的元婴真人们在斗法,地上的正修魔修纠缠在一起。上善还看到了自己的小傀儡葵葵,如同一具绞肉机,斩杀着魔修的敌人。

上善止步不前,她只是在旁边冷眼旁观。

她看了整整一月。

在战斗结束后,正修赢了这场战争,那个凡人的头领意外的没死,她的头盔掉了,如若没有脸上长长的一道疤痕,她应当是个极美的女子。

头领见着干净的上善,抽出沾满血的剑,冲上她面前,咬牙怒吼:“为什么不上战场!你不是正道的修士吗!”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望了过来,他们的同门死了,倒在了战场之上,所有的正派损失惨重,但就算这样,哪怕是散修也拼尽全力,哪怕是凡人也拿起了一把剑,同那不可战胜的敌人战斗。

葵葵急忙拉开头领道:“景将军,不可!”

景将军仍旧是拿剑指着上善,说:“她从魔修攻城开始,便一直站在这儿,未放出一个法决,也未杀死一个魔修。她真的是正道的修士吗!她莫不是魔修派来的奸细!”

葵葵着急的看向谷铃,希望她做点什么,却见谷铃低下头去,不再看葵葵。

葵葵失语,想要求助主人,想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主人也没给她答复……

上善只是静静的听景将军的怒斥,所有人都在愤怒的看着她,将同袍死亡的愤怒转移在她头上了。

待景将军说完,她才缓缓开口道:“诸君,今吾与诸君阵地不一,吾未曾出手,诸君震怒,吾自知。诸君失了同袍,失了亲人,有些甚至只剩残魂,无法转世,吾知诸位心中有怒。吾为诸位奏一首归魂曲吧。”

上善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笛子,开始吹奏起了归魂曲,战场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倾听那首笛乐。有人轻轻发出声音跟着唱了出来,那是并不标准的古腔调,笛声配着歌声慢慢安抚住了四散的亡灵。

这首曲儿并不费时,但所有人都觉得时间格外的漫长,他们会拥住相识的亡灵,在那短暂的触碰后亡灵会消散,但在曲儿中他们似是与亡灵相拥住了永远。

曲儿终了,上善收回笛儿,面前的人也放下了手中的剑。却被上善夺走,上善看着那与主人有几分相似的脸庞,轻笑出了声。

“你要做何事?”

“归魂曲奏完,吾自是要给诸君一个交代。”

上善举起景将军的佩剑,那剑沾染了血,已经有了钝口。上善心生悲凉,对众人喊道:“斯人已矣,魂尽归去,若是诸君想要报仇,在他日决策时,不妨想想今日的归魂曲。吾乃无名小卒,望诸君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上善说完,还未待身边的人反应过来,便以剑自刎,倒在了景将军的面前。

景将军心上忽似刀绞,她看着面前的尸体,跪倒在地上,将她抱住。不该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上善的尸体被葵葵收好,却见景将军失魂落魄的站在葵葵身旁。

“家师要下葬了,若是景将军想来观礼,便来城东的老庙吧,那是祭祀家师的庙宇。”

葵葵抗起上善的尸体,跟着谷铃回了家。

景将军尾随其后,她小时候常来老庙玩耍,她不知道庙里供奉的到底是谁,只知道她喜欢那庙中满院的修秀花。

今日看到那人下葬才知道,原来这庙宇供奉的是她。景将军看那仙人挪开泥土,不伤及一朵花儿,又将那庙宇的主人的尸体埋进坑中,用花盖上尸体。

“我想在这儿守着庙宇……”

谷铃困惑的看看举止怪异的景将军,开口道:“随你。”

而后的日子,老庙多出了一位面容上有狰狞长疤的道人,一直护着老庙。孩童们从大人口中听说了,那个道人曾是护城战的英雄,她以凡人之躯战胜了魔修。

老庙的香火就此旺盛了起来。

最新资讯